白九卿

在下白九卿,文手兼大头画手,最近还准备混娃圈(穷所以选择自己做x),主混凹凸全职魔道and原创。
QQ986688620 微博@吃汤圆的白九卿

【埃卡】恋爱进行时(六)

死了半个月才来更文,还更这么少,我是狗。

恋爱进行时  1  2  3  4  5

=======

安迷修和雷狮出去了四天,回来的时候身上都少许挂彩,还带回了一个人。

银白色的头发用墨绿色的小皮筋扎成一束一束的小辫子,又把所有小辫子在头顶扎成了高马尾。

卡米尔看了一眼,又低头看书。

果然,帕洛斯。

帕洛斯当然不可能安然无恙。他浑身都是土,脸上还有个不深不浅的血痕——从贼窝里逃出来的时候被打了一枪。所幸没打中,不然佩利这烂摊子就没人接了。

其实帕洛斯把任务提前了。佩利暴露的时候单方面断了和帕洛斯的连接。精神突然空了一块,帕洛斯就觉得大事不好。见不到佩利也没办法重连,他斟酌了一晚上,决定冒着暴露的风险,把手中的情报上报了政府。

只要雷狮和安迷修够快,他还不至于死。

帕洛斯把脸洗干净,贴了个创可贴,探出精神重新连上了佩利的,略带无奈地说:“蠢狗。”

佩利睡着了听不到。因为是完全连接的向导,所以连接没有任何困难。帕洛斯用自己的灌木把卡米尔的海水都挤走,之后拍拍佩利的脸:“喂,狗狗,起床了。”

佩利嘟囔着翻了个身,一脸不耐烦地拍开帕洛斯的手,接着睡。

帕洛斯正准备拽他的鬓角把他叫醒,埃米插了嘴。

“让他睡会吧。刚犯了毒瘾,才睡着。”

这次发作佩利更是六亲不认,卡米尔怎么都叫不醒,只好在精神图景里跟他打了一架,把他揍趴才勉强清醒,但头疼恶心的厉害,饭都没吃就睡了。

帕洛斯没再叫他,站起身,很神秘的笑了一下。

“雷狮老大,刚刚的围剿,两只老鼠跑了。”

雷狮眉毛沉下来,面色不悦:“交接的时候为什么不说?”

帕洛斯脸上的笑意扩大了,看上去不怀好意似的,回答听上去也答非所问。

“他们是高层派来的督察员。”

醒着的都听明白这句话什么意思了。果然,帕洛斯拿出自己的通讯器,点了几下展示给众人看,两个红点在地图上移动。

“我偷偷在他们身上安了追踪器,如果他们直接回去的话……”帕洛斯收起通讯器,“我们就能炮轰老鼠窝了。”

虽然这个可能性不大,但是哪怕追踪器被扔了,他们也能能根据遗留的定位,再次追踪他们的行踪。

端一个贩毒集团的老巢,四个人肯定不行。卡米尔合上书,转向雷狮:“大哥,需要我们帮忙吗?”

我们。

埃米抓住这个关键词,偷偷高兴。

雷狮看了卡米尔一眼。他这个弟弟十分擅长掩藏情绪,但他这个大哥也不是白当的,再多小情绪也逃不过他的眼睛。卡米尔现在,眼睛里分明是期待。

卡米尔心理上十分黏他,只是从来不表现出来。他瞟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埃米——这个小哨兵的招式有卡米尔的影子,虽说达不到卡米尔那种出神入化的地步,也还勉强说得过去。

“埃米没问题,不会拖后腿。”

卡米尔的答案让雷狮有些惊讶。这是他第一次夸人。

卡米尔的夸奖,不会带任何水分,好就是好。雷狮也相信他的眼光,点了点头。

“安迷修,你去申报一下。”

雷狮作为政府人员,却极少与政府其他人直接接触,非必要情况都是安迷修代劳。开始安迷修还会把他强行拉去,慢慢的也就不管了,不去就不去吧。

六个人,住这个小安全屋就很有些小了。现在光是站着什么都不做,都已经有些拥挤,更不要说吃饭睡觉。

照顾佩利需要两个人,总不能有事出门的时候把佩利单独留在家,他能把房子拆了。如果雷狮跟卡米尔一路,埃米就不用活了;佩利和安迷修也会打得不可开交,更遑论照顾。

综合考虑,安迷修和卡米尔,埃米一组,雷狮和帕洛斯,佩利一组,两边都能消停。

决定好,安迷修就开车带着两个小辈,去了另一个安全屋。

这个安全屋条件就没有那么好了,有个卫生间但不能洗澡,床也只是简单的行军床,一个人坐上去都会咯吱咯吱响。

那么问题来了,谁睡床?

安迷修已经表示过不会睡床了。两个孩子都比他小,他有照顾他们的义务,好东西当然先给他们。

于是变成了卡米尔和埃米的拉锯战。

卡米尔让埃米睡,理由是埃米是哨兵,地铺不舒服会睡不好。

埃米让卡米尔睡,理由是卡米尔消耗了大量精神力,需要好好休息。

两人争了半天没有任何结果,安迷修过来,把两人都按在床上,那铁架床狠狠地“嘎吱”一声。

“既然决定不了,那两个人都睡床吧。这床挺结实,不使劲晃不会塌的。”

这是实话,安迷修亲自验证过。

纵然知道安迷修是出了名的实诚,可是面对那不停哀嚎的床,埃米还是有点胆战心惊。最后床被推到一边,三人全打了地铺。

卡米尔和埃米去买接下来一段时间的存粮,安迷修到当地的警察局,借那里的电脑发了申报。

因为没什么时间做饭,而且冰箱太小,两人没买多少新鲜食材,大部分都是方便面,榨菜,还有一些速冻食品。两人一手一个大袋子,拎着一大堆东西回了安全屋。

埃米十分惭愧。他以为出个任务没几天,,应该也不怎么用得上钱,所以只带了点现金,银行卡根本没拿。几百块钱,全是卡米尔结的账。

回去要送卡米尔一屋子蛋糕。埃米想。

 

第二天早上八点多,雷狮打来电话。

果然能爬到高层的都不是省油的灯,帕洛斯装的定位器被发现了,扔在宾馆的两间房里。

“宾馆地址和那俩人的照片发给你,把附近所有监控调出来,”雷狮盯着帕洛斯通讯器上两个静止的红点,“挖地三尺也要把他们的行踪找出来,不然前功尽弃。”

安迷修挂掉电话,一阵头疼。他要带着两个小辈,还要去看让人眼瞎的监控,追踪被惊动的敌人。好在两个孩子都很让人省心,埃米更是保证不会给他们添任何麻烦,让安迷修放心去办自己的事情。

安迷修终于放下心出门,留两个后辈自己在家。左右他们俩也帮不上什么忙,为了让埃米在接下来的任务中有绝对不会失手的实力,卡米尔的特训课又开始了。

安迷修出去四天,中间一次也没有回来过。所以当安迷修顶着两个熊猫一样的黑眼圈,手里拿着公文回来,说要接他们回学校拿东西的时候,埃米还单手拎着那可怜的行军床没有反应过来。

两个人一走一个多星期,回去的时候正赶上下课。卡米尔说没什么要拿的,埃米就自己去取武器和银行卡。埃米在学校人缘好,很多熟人都上来搭话。埃米也不是那不知轻重的,只笑了笑,用一句“任务急,回来拿点东西”全部打发了。

六个人再次汇合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佩利成功的戒了毒,但是看他瘦得皮包骨头样子就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卡米尔一次给雷狮打电话,电话那头的背景音就是佩利疯疯癫癫的喊叫声。

“死向导从本大爷图景里滚出去!”

“帕洛斯你给我一拳把我打晕吧,我真的好难受啊!”

……现在看来是正常了,虽然身体状况看上去不怎么样但精神不错,应该不会影响到任务。

“昨天这两个人坐飞机走了,”安迷修把查到的东西告诉雷狮,“我查了航班信息,飞往M市的。”

剩下的只能去那边查了。雷狮迅速买了当天晚上去M市的头等舱机票。

 反正给报销,为什么不弄个舒服点的。

埃米是第一次坐飞机。

他家里学校说近不近,说远不远,再加上他一直过着家到学校两点一线的生活,从来都只坐过火车。

雷狮那三个人他自觉没胆子靠近,安迷修又拿着三件武器办托运去了,埃米就跟着卡米尔,卡米尔去哪他去哪。

看他亦步亦趋的样子,卡米尔就已经猜了个七七八八。在候机室坐定,卡米尔拿起一本杂志翻了翻,小声问:“第一次坐飞机?”

埃米脸有点红,点了点头。

卡米尔瞥他一眼,没再说话。

上了飞机,卡米尔告诉埃米系好安全带,一会儿会有工作人员讲解,作为附近的各种急救器械都怎么用。

“你可以选择睡一觉。”飞机起飞后卡米尔说,“一会儿落了地就没那么多休息时间了。”

末了他还问空姐要了两条毯子,一人一条,自己先盖上睡觉了。

埃米看着旁边那个人的侧脸,靠着椅背躺好,毯子严严实实盖在身上。

虽然卡米尔没怎么管他,但不知道为什么,只要这个人在他身边,埃米就能安心很多。

哪怕前路布满硝烟。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4)
热度(23)
©白九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