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九卿

在下白九卿,文手兼大头画手,最近还准备混娃圈(穷所以选择自己做x),主混凹凸全职魔道and原创。
QQ986688620 微博@吃汤圆的白九卿

对不起我错了我是狗。但是你的眼睛是真的要坑了……/跪

一开始心血来潮想写篇薛晓产粮试试,但是写着写着就发现,这俩人的结局,根本不是任何人能决定的。不管糖还是刀,他们俩的路都只能自己走。

我试想过后续的无数结局,大纲写了又删很多遍,发现我根本想不出一个合理一点的结局。糖太刻意了,刀也太刻意了,甚至糖刀结合我都做不到。大概是我个人的问题吧。(这人根本就是在为坑文找借口

大致就是这样了,等我什么时候有灵感了,或者经历一些事情以后能想出合理的结局,我就会继续写下去。到时候哪怕没人看,我也会把他写完的。权当是满足自己一点小小的心愿吧。

【埃卡】恋爱进行时(七)

修仙更新,真爽。

恋爱进行时  1  2  3  4  5  6

============

就像卡米尔崇拜雷狮一样,埃米最崇拜的在职军人,是安迷修。

安迷修就像是军区的神话,明明是向导,个体战斗能力却完全不在雷狮之下,再加上到手的任务从来没失手过——要不是在职军人的肖像权被封锁,埃米家里早就挂满他的海报了。

“已经联系了本地警方,”安迷修将作战服的露指手套拉好,“咱们先突破进去,把人控制住,其他的让他们来做就行了。”

“呵,那群弱鸡,也就只有把死耗子叼走的能耐了。...

终于我罪恶的手伸向了我叽儿子。

又是不知何年何月能画完了orz

【埃卡】恋爱进行时(六)

死了半个月才来更文,还更这么少,我是狗。

恋爱进行时  1  2  3  4  5

=======

安迷修和雷狮出去了四天,回来的时候身上都少许挂彩,还带回了一个人。

银白色的头发用墨绿色的小皮筋扎成一束一束的小辫子,又把所有小辫子在头顶扎成了高马尾。

卡米尔看了一眼,又低头看书。

果然,帕洛斯。

帕洛斯当然不可能安然无恙。他浑身都是土,脸上还有个不深不浅的血痕——从贼窝里逃出来的时候被打了一枪。所幸没打中,不然佩利这烂摊子就没人接了。

其实帕洛斯把任务提前了。佩利暴露的时候单方...

【埃卡】恋爱进行时(五)

恋爱进行时  1  2  3  4

=============

说起佩利,卡米尔的印象就是,一个很好用的哨兵。

以前雷狮还在偷偷接悬赏任务的时候成立了一个小团队,叫海盗团。佩利就是其中一员。

虽然有些时候脑子不太好使,经常被他们耍的团团转,但是绝对不会听敌人的话,打架也总是冲在最前面。

好歹共事过两年,声音不可能认错。毕业后他和搭档帕洛斯——也是海盗团一员——人间蒸发了一般,再没消息。没想到居然来做了卧底。

卡米尔那边传来轻微的波动,但由于是暂时连接,埃米无法感受到卡米尔的具体情绪,只能开口询问:“怎么...

【埃卡】恋爱进行时(四)

 恋爱进行时  1  2  3  

=============

除夕夜卡米尔被塞了个红包,埃米爸妈说让他无论如何都要收下。虽说钱不多,比起卡米尔自己的存款根本不够看,可是那浓重的家的气息,让他十分感动。

   军校的寒假是短暂的。还没过元宵节,两人就启程回学校了。

   紧接着就又是日复一日地上课,训练。埃米在卡米尔的计划下进步神速,格斗成绩很快成了全班第一。

   一个月后,他被丹尼尔叫到了办公室。...


【埃卡】恋爱进行时(三)

恋爱进行时 1 2

=============

      在学校的日子就是上课,训练,上课,训练,没什么新奇东西。好容易挨到放假,埃米像打了鸡血一样完成了最后一天训练,就差欢呼着跑出训练室了。

      “卡米尔你过年要回家吧?”埃米兴致勃勃,“有什么好东西能不能给我带点?”

      这两个月埃米跟卡米尔混熟了,虽然卡米尔性格使然依旧不怎么说话,但是埃米就不像以前那样了,经常还会打...

【埃卡】恋爱进行时(二)

恋爱进行时 1   

==============

对不起拖到今天……我这个人真没用

==============

给两人磨合用的三天假很快结束,丹尼尔终于把卡米尔的档案修改为“已搭档”。

      真是不容易。丹尼尔笑着感叹。

      雷狮搭档倒是早,可是太能惹事;卡米尔是安静,可搭档这事真是让他费了不少力气。...


对不起我食言了……今天脑瓜子疼实在码不完了……明天!明天一定更!不更我是狗!

【埃卡】恋爱进行时(一)

     轰隆!

     埃米用恶魔之手的炮将墙壁轰开,烟尘消散,墙的另一边却什么也没有。

     真是见鬼,那个向导跑哪去了?

     他们在进行小组训练,埃米所在为蓝队,另一队为红队。蓝队三哨兵两向导,红队四哨兵一向导。那四个哨兵都被他们干掉,已经胜利在望,可谁知道这个向导这么厉害,陆续干掉了他所有队友,就剩他埃米一个哨兵了。...


下一页
©白九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