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九卿

在下白九卿,文手兼大头画手,最近还准备混娃圈(穷所以选择自己做x),主混凹凸全职魔道and原创。
QQ986688620 微博@吃汤圆的白九卿

【薛晓】你的眼睛(7)

当天晚上,薛洋就抱着枕头,再次到晓星尘的房间要求同睡,晓星尘没同意。

“等你考完试,这件事我们详谈。”

薛洋也没强求,很好脾气的等晓星尘自己慢慢消化。

晓星尘当然失眠了。他看着床头柜上台灯发了很久呆。

早上他还怀疑两人在一起的可能,中午薛洋就给他明确的答案。

“我们不是都在一起两年了吗?还牵了红线的。”

“十岁算什么,哪怕咱俩相差二十岁,五十岁,甚至一百岁,我也会跟你在一起。”

什么年龄的差距,世俗的眼光,薛洋根本不在乎。但是晓星尘却不得不在乎。

因为他是个老师,注定要在世俗的眼光下讨生活。

他觉得薛洋不在乎这些,是他经历的太少。等到他三十岁,或者甚至二十五岁,就会考虑结婚生...

【薛晓】你的眼睛(6)

高中的时光就像瀑布的水,一瞬间就到了底。薛洋站在镜子前刷牙,边刷牙边抬手扒拉扒拉自己睡的乱蓬蓬的头发。

今天就是高考了,他却一点都不像个要高考的学生。

高三上学期的时候,薛洋的父亲喝醉酒出了车祸。虽说平常薛洋总说他爸这不好那不好,但毕竟是个亲人去世了,他也消沉了那么一两天。之后薛洋在晓星尘的帮助下把家里房子卖了,给他老爸买了块墓地,剩下的钱存起来,收拾收拾东西住在晓星尘家,一直住到现在。

因为是高考,晓星尘早饭做的很讲究。离入考场时间还早,而且薛洋还很幸运地分在本校考试,晓星尘就没有催他。等薛洋洗漱完出来,晓星尘才拿起筷子,一边夹菜一边叮嘱:“考试的时候别紧张,你很聪明,高三的时候也很努...

【薛晓】你的眼睛(5)

是以前的文,改了个名字而已,原名叫薛洋的高中生活。看过的大人们就不用看啦,1-5还是之前的没有变动,就是我强迫症要改名字而已x
==============分割线============

        门口的人不认识薛洋,薛洋却认识他。第一天来晓星尘家在相框里见过,宋岚。

        薛洋靠着一边门框,一只脚蹬住另一边门框,摆明一副不想让宋岚进屋的样子:“找到别人门上,还对主人家这么不客气,你是不是太没礼貌了点?”

   ...

【薛晓】你的眼睛(4)

是以前的文,改了个名字而已,原名叫薛洋的高中生活。看过的大人们就不用看啦,1-5还是之前的没有变动,就是我强迫症要改名字而已x
==============分割线============

        第二天早上,薛洋是被饭香叫醒的。

        薛洋动了动鼻子,迷迷糊糊的抬起头,看见晓星尘在桌子上布早餐,阿箐坐在桌边,除衣服外都干干净净,正端着一碗粥。

        薛洋从...

【薛晓】你的眼睛(3)

是以前的文,改了个名字而已,原名叫薛洋的高中生活。看过的大人们就不用看啦,1-5还是之前的没有变动,就是我强迫症要改名字而已x
==============分割线============

晚上八点多,胳膊上被缝了十七八针的薛洋跟着晓星尘出了医院。

两人回到晓星尘家楼下,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形蹲在楼梯口,地上放着一个生锈的搪瓷缸,怀里抱着一根破旧的长竹竿。

又看见这个小瞎子,薛洋皱起眉,啧了一声。晓星尘走过去,拍拍小姑娘的肩膀,轻声道:“小姑娘,醒醒。”

小姑娘微微抬起头,两眼无神的望着前方,道:“哥哥别拍了,我没睡着。”

薛洋听了那句“哥哥”,浑身不舒服。他在晓星尘身后恶狠狠地瞪了小姑娘一...

【薛晓】你的眼睛(2)

是以前的文,改了个名字而已,原名叫薛洋的高中生活。看过的大人们就不用看啦,1-5还是之前的没有变动,就是我强迫症要改名字而已x
==============分割线============

天边飘着火烧云,橘红色的光照在薛洋脸上。他靠着墙站着,右腿一抖一抖,完全不是个认错的态度。

他也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不就是课堂上开了个小玩笑吗,现在的老师真是,不对,古往今来的所有老师都是,一言不合就罚站。

薛洋皱着眉毛,百无聊赖的等下课。

实在是太无聊了。让他什么事都不做,简直是要他的命。

短短半节课,二十来分钟,薛洋觉得简直比二十来年还难熬。下次非给这老头点颜色瞧瞧。

下课铃终于响了。过了十几秒...

【薛晓】你的眼睛(1)

是以前的文,改了个名字而已,原名叫薛洋的高中生活。看过的大人们就不用看啦,1-5还是之前的没有变动,就是我强迫症要改名字而已x
==============分割线============

上午九点多,居民小区门前的柏油路上稀稀拉拉的走着几个人,不时还有一辆自行车或快或慢的骑过。

薛洋背着瘪瘪的书包,手插在裤兜里,懒懒的走在路边,脚下踢着一颗小石子。

前面的岔路口左转,在往前走上几百米,就是薛洋就读的高中。他现在就在朝那里磨蹭。

真是不想去学校。一想起班主任那副对谁都要关心一下的滥好人样儿,薛洋撇撇嘴。好像真的谁都要他关心似的。

他继续踢着石子,慢悠悠的走过拐角,目光顺着蹦蹦跳跳的石子往...

糖 #剧情向薛洋自述#

晓星尘死了。
真的死了,连魂魄都碎的不成样子。
呵,我可还没报复够呢,怎么能让他这么容易就死了?
我找了个锁灵囊,把他所剩无几的碎魂收了起来,尸体扔到了义庄。
这时候我就有些不满意了。夷陵老祖魏无羡怎么还不回来,这碎魂我一个人可拼不起来啊。
没有完整的魂魄,我怎么把晓星尘做成凶尸?
晓星尘不是想过平静的日子吗?我偏不让他如愿。我要把他做成凶尸,受我控制,日夜杀戮,永无宁日!
可是现在我做不到。
我只能拿着那个锁灵囊,等着夷陵老祖回来,让他帮我修好这个魂魄。
我从衣襟里面拿出一个小袋子,从里面掏出一颗糖。那颗糖很小,放在太阳底下,还闪着琥珀色的光。那是颗再普通不过,哪儿都能买到的最便宜的糖。
就是这么颗普通的糖,我...

©白九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