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九卿

在下白九卿,文手兼大头画手,最近还准备混娃圈(穷所以选择自己做x),主混凹凸全职魔道and原创。
QQ986688620 微博@吃汤圆的白九卿

【埃卡】恋爱进行时(五)

恋爱进行时  1  2  3  4

=============

说起佩利,卡米尔的印象就是,一个很好用的哨兵。

以前雷狮还在偷偷接悬赏任务的时候成立了一个小团队,叫海盗团。佩利就是其中一员。

虽然有些时候脑子不太好使,经常被他们耍的团团转,但是绝对不会听敌人的话,打架也总是冲在最前面。

好歹共事过两年,声音不可能认错。毕业后他和搭档帕洛斯——也是海盗团一员——人间蒸发了一般,再没消息。没想到居然来做了卧底。

卡米尔那边传来轻微的波动,但由于是暂时连接,埃米无法感受到卡米尔的具体情绪,只能开口询问:“怎么了?”

“营救目标是熟人。”

埃米瞪大了眼睛。卡米尔还有熟人?转念一想不对,卡米尔为什么不能有熟人。只好感叹这真是太巧了。

“来啊!喊一声疼本大爷就不叫佩利!”

看来这情况十分不好。埃米收回心思,上了二楼,干脆地解决了楼道里的三个哨兵,朝声音传来的那个房间赶去。

房间里的向导并没有察觉到外面的异样,依旧在得意洋洋地拷问佩利。

“还挺能撑啊,真是条汉子。”

“怕什么,这是专对哨兵研制的新东西,意志多坚定的哨兵都撑不了多久。等他意识不清不是问什么有什么!”

砰地一声,门被踹开,两个向导刚站起来,一人就被埃米掼在地上,抓着脑袋往地上狠狠一磕,便失去了意识。另一人用起精神镇压,却完全阻止不了埃米的动作。

卡米尔的屏障将埃米保护的滴水不漏,没有任何可乘之机。埃米将最后一个敌人拿下,立刻扭头去看本次任务的营救目标——佩利。

手脚都被绑在椅子上的佩利状态简直糟透了。他脑袋无力的垂下,身体却不住的发抖,冷汗顺着赤裸的上身流下来。卡米尔试探着检查他的精神,不料他的精神刚贴上佩利的,就被狠狠地打了回来。

啧。卡米尔微微皱起眉,脑子不够用,人倒是真够倔。

他算是知道为什么会把佩利派来当卧底了。得到情报会立刻乖乖上报,暴露了也不会泄露半点机密,实在是好用的很。

被人探了精神,佩利猛地抬起头,眼睛里全是红血丝,一副要暴起的样子。然而却不像往常一样大喊大叫,所有声音都被他死死闷在喉咙里。

喊一声疼本大爷就不叫佩利!

埃米扶额。真是说到做到。

佩里挣扎的青筋暴起,现在让他挣开肯定不好制服。卡米尔当机立断,毫不留情的一手刀劈下去,佩利消停了。

把佩利身上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解开,埃米正准备把人背起来,紧接着发现一个问题。

佩利太高了,上身扛在肩上,腿还在地上拖着。

这家伙快两米高,卡米尔也扛不起来。这就很尴尬了,人是救到了,但是带不走。

两人正思考怎么把人带出去,埃米铺散出去的五感就侦察到很多人正顺着楼梯上来。

埃米一惊。外面的人都解决掉了,难不成他们被人包了饺子?

大概是第一次任务,埃米紧张的有点思考过头。卡米尔拍拍他的肩让他放松下来。

“别紧张,是大哥。”

雷狮和安迷修带着几个警察从楼梯间拐出来。警察们把倒在地上的向导哨兵们铐起来,安雷两人走到昏迷的佩利身边,看着那个晕过去还在不停冒冷汗的人。雷狮皱皱鼻子,下巴指着佩利对安迷修说:“你把他背起来。”

“明明是你最高,你来背更合适吧。”

安迷修知道雷狮那点小毛病,并不打算惯着他。可是看雷狮那副雷打不动的样子,他又不能把身为同僚的佩利扔下不管,只好认命的背起来。

佩利被注射的是新兴的精神毒品,能够让哨兵在短时间内暴走。佩利不可能被丢去戒毒所不管,必须要有优秀的向导或者本人的搭档看着。帕洛斯不在,这个任务无疑又光荣的落到了安迷修身上。

说实话安迷修不太想理佩利。在学校的时候这人就跟着雷狮挑衅他,让他烦不胜烦。可是身为同僚,因为个人恩怨就不理不睬,实在不符合他的行事风格。

雷狮去警察那边交接,安迷修破解佩利的精神防御,也无暇分心。一对小搭档就站在一边,等下一步指示。

纸面上的任务完成了,不知道善后工作还用不用他们。

卡米尔不像埃米那样跟任务人员没有瓜葛不用考虑那么多。佩利做了卧底,作为跟他完全连接的帕洛斯难道也做了卧底?

那可就真的是胆大了。帕洛斯是够聪明,谎言的说服力也是一流,但这人的忠心,卡米尔实在不敢恭维。

雷狮半途接了个电话,折回来就多了个不太好的消息。

“你俩暂时走不了了,留下来照顾佩利。”

“出什么事了吗?”

“上面下了新任务,让我跟安迷修去端个二级窝点。”雷狮把头巾往上调了调,“然后把那边的卧底也接回来。”

“把佩利照顾好,实在管不了就打晕。”

之后稳定佩利精神的任务又落到了卡米尔身上,所以开车成了安迷修的活。卡米尔断开了与埃米的暂时连接,专心攻克佩利的精神防御。

佩利本就性格暴躁,再加上那该死的毒品,现在他的精神比纠缠成一团的乱麻还乱,卡米尔费了半天劲才得以破解。这家伙的精神图景本是一望无际的冰原,现在到处都是裂开的沟壑,黑色的地皮狰狞的暴露在空气中。

卡米尔只能先用自己的海水将那些沟壑填起来。他不是佩利的向导,更多的也无能为力。佩利满脑子乱七八糟的情绪全传进卡米尔的精神,帕洛斯,情报,肉,打架……弄得卡米尔也有些心烦。

但这是大哥吩咐的事,他一定要办好。

卡米尔以前从没接触过佩利的精神图景,只当他需要替他修修补补那片冰原就可以了。所以当他听到轰隆隆的声音,看到裂开的地下有火光时,才知道判断失误了。

哪里是冰原,分明是一座火山!

卡米尔后跳两步,远离那个崩裂的口子,踩住一块礁石,将海水铺洒开去,在自己周围形成保护圈。

这一小片6、区域不受影响,但佩利的火山还在躁动,。地形变换,卡米尔看到了他一直在找的人。

佩利站着的区域冰盖毫发无损,身前身后却有流动的岩浆。这时他正跟他身边的雪橇犬一起,呲着牙瞪着入侵的卡米尔。

“向导给我滚出去!不然本大爷不客气了!”

已经认不出人了吗……卡米尔用有史以来对佩利最有耐心的语气,与他沟通。

“佩利,你清醒一点,我是卡米尔,还记得吗?”

“卡……米尔?”

“海盗团呢?也不记得了?”

“海盗团……?雷狮老大……”佩利念叨着,火山慢慢平静下来,一些岩浆流进海域,蒸发掉大量海水后冷却成岩石。

雪橇犬抖抖毛,围着佩利转了一圈,一屁股坐在干净的冰雪上,不再像之前那样瞪着卡米尔。

看上去佩利也差不多安定下来了。他揉了揉自己过长的刘海,又把他们捋顺,盘着腿坐在地上眉毛皱在一起。

“你怎么在这儿啊。”佩利不太明显的撅着嘴,语气很不耐烦。

“毕业测试,要求把你救出来。”

卡米尔不打算跟他多说,言简意赅地回答完问题就不再说话,把他千疮百孔的精神修修补补。

佩利的精神终于不再是一团乱麻,卡米尔也好过了很多。虽然人还没醒,但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了。

卡米尔的刘海被喊浸的半湿,黏在额头上难受极了他正想把刘海撩上去,一只手伸过来替他做了他想做的事,还将一张面巾纸贴上去,隔开了汗湿的刘海和冰凉的额头。卡米尔不是哨兵,也能感受到隔着纸巾传来的埃米的体温。

“搞定了?喝点水吧。”埃米拿起车里一瓶水,拧开盖子给卡米尔递过去。

雷狮从后视镜里看的清清楚楚,鼻子里嗤了一声。

能力不够强,做保姆倒是合适的很。

快到安全屋的时候,佩利终于迷迷糊糊醒过来,然后拒绝了埃米的搀扶,慢慢走进安全屋。

人送到了,安迷修叮嘱两句,就跟雷狮执行任务去了。

卡米尔找了把椅子坐下,皱着眉头按着太阳穴。给佩利修复精神消耗了他大量的精神力,他现在头疼得厉害。

几次都没按对地方,卡米尔叹口气,放弃了。

制定计划什么的他在行,可这照顾人实在是一窍不通。

他刚把手放下来,另一双手就按上去了。

埃米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儿,姐姐还是普通人,照顾家人成了他的必修课,按摩自然也不在话下。

按得很到位,卡米尔放松下来,靠在椅背上享受着。

头疼得到缓解,疲惫就像潮水一样袭来。卡米尔再三告诫自己不能睡,还是抵不过睡意,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埃米看卡米尔睡着了,怕再按就把他按醒,又怕把他抱到床上去也会弄醒他,只好翻出来一条薄毯子给他盖上,然后就坐在一边,撑着头看卡米尔的脸。

平时卡米尔气场太强,很少有人敢盯着他的脸看。现在人睡着了,埃米终于逮到机会好好看一看。

卡米尔睡着的样子很乖。脸上那点婴儿肥,让他看上去不像个十九岁的人。

脸。看上去手感很不错,埃米想。想着想着,他手就伸出去了。

指尖传来温热绵软的触感,埃米却像摸了火炭一般,闪电般的把手收回来。收敛着的五感失去了束缚,佩利洗澡的水声和卡米尔近在咫尺的均匀的呼吸声同时炸在耳边,轰的埃米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他胸口剧烈起伏了几下,腾地站起身走到窗户边,打开窗户把脑袋伸了出去。

我……我都干了什么!

卡米尔在他心里一直是高高在上,是神一般的存在。可是他刚刚,居然摸了卡米尔的脸!简直就是……就是……

埃米想了半天,终于想到一个还算合适的词。

亵渎!

他的五感已经收的不能再收了,可卡米尔的呼吸声,还是均匀而固执地响在他耳边。

佩利洗完了澡,拿着毛巾粗暴的擦着头发。他头发又厚又长,擦完再甩一甩,然后就真的跟他那只雪橇犬一样,蓬松地炸开。

可惜埃米现在并没心思吐槽他。他冲进卫生间,迅速扒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开了冷水往头上淋。

我一定是有病。埃米暗骂。怎么能在这种时候产生这么逾矩的想法。

冷水把他激的冷静下来。他扯下一边挂着的干毛巾,擦了一半,想了想,又把毛巾挂回去,打开热水重新冲一遍。

不能生病,不能给卡米尔添麻烦。

埃米目无焦点的看着前方,眼神却像一头认真的狼。

我要保护他。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0)
热度(24)
©白九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