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九卿

在下白九卿,文手兼大头画手,最近还准备混娃圈(穷所以选择自己做x),主混凹凸全职魔道and原创。
QQ986688620 微博@吃汤圆的白九卿

【埃卡】恋爱进行时(四)

 恋爱进行时  1  2  3  

=============

除夕夜卡米尔被塞了个红包,埃米爸妈说让他无论如何都要收下。虽说钱不多,比起卡米尔自己的存款根本不够看,可是那浓重的家的气息,让他十分感动。

   军校的寒假是短暂的。还没过元宵节,两人就启程回学校了。

   紧接着就又是日复一日地上课,训练。埃米在卡米尔的计划下进步神速,格斗成绩很快成了全班第一。

   一个月后,他被丹尼尔叫到了办公室。

   意料之中的,他看见了卡米尔。旁边还站着两个人,一个向导,一个哨兵。

   那个哨兵,跟卡米尔有六分相像。

   “那么我开门见山的说了,埃米同学。”丹尼尔依旧是那张和蔼的笑脸,“卡米尔的毕业测试任务下来了。作为搭档,你需要陪同完成。”

   “当然,鉴于你还只是二年级生,你可以选择拒绝。”

   “我参加。”

   丹尼尔话音刚落,埃米就抢了话。

   放弃?怎么可能。不然他这半年拼死拼活的训练是为了什么啊。

   “你看完资料,考虑好再说,”卡米尔开口了,“出任务不是演习。”

   任务资料还摆在桌上,埃米就拿起来看了看。

   大致内容是要打掉一个三级的制贩毒窝点,并且救出暴露的卧底人员。

   三级。埃米想,一个最低级的窝点能有什么危险。虽然他不觉得卡米尔会这么无聊,拿这种事情吓唬他,但他还是不想放弃。

   “没问题,我参加。”

   “好,那你们现在就可以去收拾装备了,你们的老师我负责通知。”丹尼尔站起身,向一旁的一向一哨伸出手,“介绍一下,这两位是本次任务的观察员,安迷修,雷狮。”

   埃米立正,向两人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出了办公室,埃米和卡米尔并排走在前面,雷狮和安迷修跟在后面。

   埃米感觉后背像是有针在扎。

   那是雷狮的目光。

   那两道目光太锐利,带着压倒性的力量,埃米连回头都不敢。

   看他跟卡米尔六分相像,应该就是卡米尔的哥哥吧。

   “大哥,别吓他了。”卡米尔有点看不下去。

   埃米松了一口气。

   “怎么看都不像是个顶尖的哨兵,”雷狮评价着,目光又转向自家弟弟,“卡米尔,你怎么选的?就挑了这么个弱鸡?”

   弱鸡!埃米欲哭无泪,他还只是个二年级的学生啊!当然跟身经百战的雷狮比不了!

   “埃米还是学生,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不能就这样下定论。”

   这是安迷修。

   “可惜他要面对的是真枪实弹的实战,不是虚拟系统的小儿科演习。”雷狮说,“而且关乎卡米尔的毕业成绩,没时间等他成长。”

   “喂,小子。”

   埃米觉得自己要跪了。

   “要是因为你影响卡米尔的毕业成绩,你就等着瞧吧。”

   不愧是军区评定的最强哨兵,这威压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所幸很快到了学生宿舍,安迷修和雷狮在外面等,埃米和卡米尔进去收拾东西。

   向导和哨兵宿舍在反方向。两人分开一左一右,埃米低着头,神情有些低落。

   之前听丹尼尔提起过卡米尔有个哥哥,他只猜到是在军队服役,应该很优秀。只是没想到是雷狮。

   怪不得卡米尔那么努力,有这样的哥哥压力很大吧。

   埃米突然想起自己的姐姐来。作为家里唯一的普通人,姐姐是不是也压力很大?

   啧。埃米甩甩脑袋。马上就要执行任务了,想这些干什么。

   这次任务一定要好好完成,不能就这么让雷狮看低!

   哪怕他是最强哨兵!

 

   毕竟不是什么大规模的任务,埃米没有带恶魔之手,卡米尔有没有武器,两人可以说是轻装上阵。

   卡米尔坐在驾驶位上,车开得很稳。即便出了城区开得飞快,也没有丝毫晃荡。

   安迷修想起雷狮那恨不得把人甩出去的车技,笑着扭头看他。

   那点小心思顺着精神连接传到雷狮那里,雷狮抬起一脚,踹在安迷修的小腿上。

   后面两个人像幼儿园小朋友一样踢打,卡米尔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就不再关注,丝毫不受影响,可埃米就没那么幸运了。

   卡米尔后面是安迷修,安迷修很注意的没有碰到卡米尔。可坐在埃米后面的雷狮不知是不注意还是怎么,总会踢到前面的椅背,然后力道向前传导,打在埃米的后背上。

   他还不能说什么!

   好在卡米尔开车够快,没多久就到了目的地。

   卡米尔将自己的精神散出去,轻轻探了一下埃米的。

   意思再明白不过,任务需要的精神连接。

   由于执行任务的是一对小搭档,观察员不需要陪同任务,只要在安迷修的掩护下,用雷狮的能力侦查就够了。

   这个窝点是一个废弃的工厂,方圆几公里都没什么人家。卡米尔把车停在比较远的地方,跟埃米两人徒步前进。

   荒地的草长得有半人高,两人半蹲在草地中,埃米借卡米尔的掩护散开五感侦查。

   连接时的感受共享,卡米尔把埃米侦察到的信息在大脑里转换成了动态沙盘。

   老旧的小工厂有一座两层的办公楼和几个面积不大的厂房,厂房里有几个正在工作的普通人,狭长的楼道和楼梯间有哨兵和少数向导在巡逻。房间大多是空的,只有两三个房间有人聚在一起,可能是在吸毒。

   想进办公楼,只有从正门一条路。

   直接突进。

   判断一致,连眼神交流都不用,两人迅速接近目标。

   院子里只有两个哨兵,还懒懒散散站在一起说说笑笑。这不认真程度让埃米都震惊了。卡米尔倒是没什么反应,熟练地用起了精神诱导。

   两个哨兵只感觉精神刺痛了一下,并没有在意,无声无息就被两人干掉。

   不是冥顽不灵的哨兵不能杀,只能敲晕他们,让他们失去行动能力。

   院子里的守卫解决,仓库和三个工房不是重点,两人朝办公楼进发。

   一层走廊有两个哨兵,巡逻态度也端正不到哪里去。虽然有个向导,但一个吸毒的向导,跟没有没什么两样。

   卡米尔再次运用精神诱导,与埃米分头行动。卡米尔解决那个向导,两个哨兵交给埃米。

   然而这次卡米尔居然出了纰漏。埃米刚撂倒一个哨兵,回头就看见另一个哨兵对卡米尔举起了枪。

   距离有点远,跑过去卡米尔都凉了。埃米当机立断,卸下刚撂倒的哨兵的枪托,用尽全力扔了出去,咚的一声闷响,砸在那哨兵脑袋上。

   这点小插曲完全没有影响卡米尔。那哨兵倒下的一瞬间他就闪身进了那个向导所在的房间。埃米听到两声闷响,没一会儿,卡米尔出来了。

   干净利落。

   埃米听到自己心脏跳得厉害,喉咙也有些发紧。说不紧张是假的,毕竟是他第一次真枪实弹的出任务。可看卡米尔游刃有余的样子,他又不好意思表现出来。

   可惜他忘了有精神连接这码事。

   两人面对面会合,卡米尔顺着精神连接,轻轻在埃米的精神上按了两下。

   别紧张,有我。

   埃米愣了一下,侦查也跟着停顿了,以至于在旁边房门打开的一瞬间,他自己还被吓了一跳。

   虽说只是个普通人,但要是让他放开嗓子喊一声,他们这次任务就泡汤了。

   他下意识伸手捂住那人的嘴,随后反应过来,暗骂自己一句。

   捂什么嘴啊!直接砍晕不就行了!

   所幸有卡米尔在,一拳捣上那人腹部,埃米又趁他痛的弯腰,一手刀劈晕了他。

   卡米尔把那人软下来的身体拖回屋里,关好门,无声地盯着埃米。

   想什么呢。

   埃米听见他在精神里这么问。

   责备的意味再明显不过。埃米摸摸鼻尖,把刚想好的理由咽回肚子里。

   卡米尔面前,还是别撒谎的好。

   卡米尔明显也没想要他的回答,越过埃米往楼梯间去。埃米转身跟上去,小声地问出一开始就想问的问题。

   “向导对付哨兵,用精神镇压不就行了?你干嘛像哨兵一样硬碰硬啊?”

   “我不可能同时对付多个哨兵。用精神诱导作掩护,近身解决更稳妥。”

   楼梯间里解决哨兵更容易。不多时卡米尔就撂倒了那两个哨兵,紧接着就从埃米那里听到楼上传来的动静。

   “想从你佩利大爷嘴里套话,做梦去吧!”

   卡米尔一顿,眉头皱起来。

   佩利?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22)
©白九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