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九卿

在下白九卿,文手兼大头画手,最近还准备混娃圈(穷所以选择自己做x),主混凹凸全职魔道and原创。
QQ986688620 微博@吃汤圆的白九卿

【埃卡】恋爱进行时(二)

   

恋爱进行时 1   

==============

对不起拖到今天……我这个人真没用

==============

给两人磨合用的三天假很快结束,丹尼尔终于把卡米尔的档案修改为“已搭档”。

      真是不容易。丹尼尔笑着感叹。

      雷狮搭档倒是早,可是太能惹事;卡米尔是安静,可搭档这事真是让他费了不少力气。

      真不愧是兄弟,都那么让人不省心。

      这样就终于安定下来了。

      埃米第一天回去上课,就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听说你跟卡米尔学长搭档了?”

      “那位学长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那位学长会不会笑啊?笑起来好不好看?”

      ……大部分都是女孩子的八卦问题。

      埃米这两天硬着头皮跟卡米尔训练,现在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酸,只想赶快去座位上瘫着,哪有心情应付这些乱七八糟的。

      “冷冰冰的不会笑,是个面瘫。”埃米挥挥手让人群散了,瘫回座位上。

      卡米尔简直就是个疯子,每天这么拼命,还要上课,还要正常参加学校训练,据说笔记记得还很好。

      这还是人吗!到底为什么这么拼命啊!

      虽说他现在跟卡米尔搭档了,但是再借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问。

      毕竟相互之间还不熟悉,万一不小心踩了雷区,或者问到卡米尔的痛处,日后见面都尴尬。

      学校里上午是理论课,下午是体能课,周六下午是实战训练,也就是埃米与卡米尔结成搭档的契机。

      现在埃米倒是不用参加周六的大混战了,但平常多了一项课程——跟着卡米尔玩命的训练。

      现在是他不如卡米尔,为了体现他的诚心和积极性,一定是他跑去找卡米尔。

      这么跟了一个多星期,卡米尔对埃米终于不那么冷淡了。

      看起来这个叫埃米的哨兵是真的想跟我搭档,卡米尔想。他这段时间一直在观察埃米,每次训练埃米都不怎么跟得上,总要休息休息。但休息一会儿,又会爬起来接着练。

      人家都这么努力了,他也很难不动容。

      之前他对没跟大哥结成搭档耿耿于怀,拒绝了所有有意跟他搭档的哨兵,选了埃米也只是为了避免日后的麻烦。这一个多星期他压根没有管过埃米,想让这小子知难而退,以后少跟着他。

      结果这人居然从来不掉队。

      所以卡米尔也终于放下他那点小情绪,给埃米做起指导来。

      “不用勉强自己跟着我的节奏走,”等埃米进了训练室,卡米尔关了门跟他说,“强度太大,你现在受不了。”

      埃米以为他要把自己这个尾巴甩掉,连忙接话:“我没事……”

      卡米尔抬手打断他,说完自己要说的话。

      “我给你重新制定计划。”

      埃米愣了。

      我没听错吧?他不是一直实行放羊式管理吗?

      “你的武器,让我看一眼。”

      “啊?我没带。”埃米说,“哪有上课带着武器的。”

      “那就星期六,不然我制定不了计划。”

      埃米点点头,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

      “哎对了卡米尔学长,你的武器是什么?之前组队训练的时候怎么没见你用?”

      “我没有武器。”

      “……啥?”

      “我没有武器。”卡米尔重复了一遍,“用着不顺手。”

      “那你以后出任务难不成空手跟人打?!”埃米声音提高了些。

      卡米尔拉了一下帽檐。

      “那又怎样,反正也不会派给我难度太高的任务。”

      高难度和高机密的任务,从来都是派给雷狮和安迷修那种强到不容置喙的人的。

      “你不要命了吧!”埃米终于被他这幅无所谓的样子激怒了,“你一个向导出任务连武器都没有,怎么自保?!”

      “我能行。”

      埃米顿了一下,闭嘴了。

      简简单单三个字,满是倔强和一丝不易察觉的悲凉。

      “唉……”埃米拍了拍脑门,“下次你出任务的时候带上我吧。虽然没什么大用,但好歹能给你点支援。”

      卡米尔没应声。

      埃米走过去拍拍他肩膀——他本来是想揽着卡米尔肩的,但是卡米尔比他高,够不着——开口问道,“好了开始训练吧,今天练什么?”


      周六,埃米如约将恶魔之手带来了。

      卡米尔看着那近一米高的大箱子。没有雷狮的雷神之锤大但也能看出,里面装的东西个头和分量都不小。

      埃米打开箱子,里面那只能够覆盖全臂的爪型武器喷着漂亮的蓝漆,手肘处是黑色的活动甲,手掌中央有个黑洞洞的,直径不大的炮口。

      “戴上。”

      埃米依言将恶魔之手装在右臂上。恶魔之手到他手里两年了,熟练装卸根本不是问题。咔咔几声,恶魔之手就已装备完毕。

      卡米尔把手放在埃米胳膊下方,说:“放松。”

      “干嘛?”

      “我看看多重。”

      卡米尔将那手甲掂了掂,分量确实不小,他掂着还要费些力气。他抬头看了看埃米,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不到一米七的身高,为什么要选这么重的武器。

      光戴在手上就很累吧。

      “行了,摘下来吧。”

      埃米把恶魔之手收好,然后就坐在武器箱上,撑着头看给他列计划的卡米尔。

      训练室周围环绕着白噪音,埃米就任由自己五感散开去,听卡米尔写字时断断续续的沙沙声,感受他不时转动笔杆的小动作,以及眨眼瞬间睫毛的颤动。

      卡米尔专注于计划,根本没注意到那个哨兵的小动作,埃米就放开了看个够。

      这个人真是认真,认真又拼命。这是埃米跟卡米尔相处两个星期以来的评价。

      他是在怎样的环境下长大的?埃米总忍不住思考这个问题。他自己父母是普通的哨兵向导,能力高不成低不就,也没什么争强好胜心理,所以即使他的双胞胎姐姐艾比是普通人,父母对他也没什么严格要求。

      卡米尔过的肯定很辛苦。

      埃米听着那沙沙声出了神。

      卡米尔终于被身边的精神波动惊动了。埃米情况不对,叫了两声都没反应。

      他盖好笔盖,小心翼翼的去破解埃米的精神防御。

      精神诱导他算是高手,破解精神防御却是一次都没用过,所有知识都仅限于书本。

      大概埃米也没怎么防备,卡米尔没费什么力气就成功了。

      埃米的精神图景跟他现在人一样安静,除了有些荒凉。

      大片大片的岩石山偶尔能在山沟里看到一些荆棘。埃米坐在高处,脚下踩着一块岩石,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身边的黑狼。

      卡米尔脚下缓慢地生出一块海礁,接着以此为圆心,向周围辐射开一片波光粼粼的海面。

      精神世界出现不属于自己的波动,埃米也回了回神。他抬起头,狼一般观察着自己的领地。黑狼也用它那双跟埃米一样的蓝眼睛,警惕的盯着卡米尔。

      原本是他自己的连绵起伏的山岭,如今却有一半是波光粼粼的海面。卡米尔站在一块礁石上,海风把他校服后面长长的衣摆吹得猎猎翻飞。一只海豚跃出海面,在水下转了个圈后,又露出脑袋停在卡米尔站着的礁石边。

      那是卡米尔的精神体。

      埃米盯着礁石上的卡米尔,莫名的想起小时候妈妈给他讲的,偷偷观察人类世界的小美人鱼。

      这么拼命的卡米尔,是不是也想小美人鱼一样,渴望着平静的生活呢?

      “埃米,”卡米尔出声打断了他的浮想联翩,“回神,准备训练了。”

      “哦,好。”

      埃米嘴上这么说,却留了个心眼让自己的狼去试探卡米尔的海豚。可海豚完全不给这个面子,黑狼刚踏进海水里,海豚就甩尾回了水下,只给那小心翼翼的黑狼留下一串亮晶晶的水花。

      卡米尔单方面退出连接,海豚也就随之而去了。埃米摸摸鼻子只好将自己精神图景收回来。

      卡米尔制定的计划里,常规的训练一项没少,针对性训练就是臂力训练。

      “虽然你的武器上有炮,但看上去还是近战为主。那么重的武器,要想它不成为累赘,臂力就一定要强。”

      埃米点头。当初选恶魔之手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劲够大,重量足,还能进行一定距离的中远程支援。当然,缺点就是卡米尔说的,重量太足了,时间久了手臂疲惫就会成为一个巨大的累赘,还不如赤手空拳。

      卡米尔的计划是分阶段的,可这初期计划就让埃米看了都肝疼。

      “这么多啊,能不能少点?”

      “想在我毕业测试的时候帮上忙,时间就不多了。这个量是必须的。”卡米尔说,“当然,如果你是以剩下两年为期限,训练量可以减半。”

      埃米闭了嘴,安静的找器械去了。

      他以为卡米尔没指望过他,没想到那个人还真把他说的话放在心上了。

      那他就要努力,争取半年内大有进步了。

      绝对不能给卡米尔添乱。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
热度(18)
©白九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