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九卿

在下白九卿,文手兼大头画手,最近还准备混娃圈(穷所以选择自己做x),主混凹凸全职魔道and原创。
QQ986688620 微博@吃汤圆的白九卿

【埃卡】恋爱进行时(一)

     轰隆!

     埃米用恶魔之手的炮将墙壁轰开,烟尘消散,墙的另一边却什么也没有。

     真是见鬼,那个向导跑哪去了?

     他们在进行小组训练,埃米所在为蓝队,另一队为红队。蓝队三哨兵两向导,红队四哨兵一向导。那四个哨兵都被他们干掉,已经胜利在望,可谁知道这个向导这么厉害,陆续干掉了他所有队友,就剩他埃米一个哨兵了。

     被一个向导翻盘,说出去也太没面子了!

     明明刚刚看到他往这边来的……人呢?

     ……难不成是精神诱导?!

     身后一阵风声,埃米赶忙转身,抬起恶魔之手挡在身前。

     咚!一个红色的身影踩在恶魔之手上。冲力之大,甚至将埃米踢的倒退了两步。

     果然!

     埃米正准备对着他脸来一炮,忽然间一阵头疼。

    他的精神上传来一股重压,正试图挣脱,那向导哪会给他时间,飞起一脚踢开埃米挡在身前的手,接着又一脚把他踢出三米开外。

    这一脚正中要害,力道又十分大。毫无疑问,虚拟系统判定埃米死亡。

    呜——铃声响起,训练结束。

    虽说是虚拟系统,但是模拟设备会将虚拟现实情况下的所有感觉都十分真实地传达到训练者的大脑,以至于埃米醒来仍旧觉得肋骨疼。

    刚刚情况实在紧急,他都没看清那个向导长什么样,只记得他戴的整齐的军帽和帽子下的蓝眼睛。

    这可太没标志性了。列队时所有人都戴军帽,而且蓝眼睛的人也不在少数。他自己还是蓝眼睛呢。

    唉,输都不会知道输在谁手里,一会训练点评的时候看名字吧。

    这种集体训练都是学校随机抽取学号,临时编组,训练结束才会公布姓名。

    当然,结成搭档的哨兵和向导就不用来了。

    埃米把翘起来的呆毛压下去,带好军帽,走出训练室去列队。

    “各位学员,请列队。我是教导主任丹尼尔。现在来点评一下各位在训练中的表现。”

    丹尼尔主任的声音在大厅中回荡,大厅中央的虚拟屏幕分成十个小块,分别是十名学员的主视角。

    “本次训练红队最佳——”屏幕上切出一个独立窗口是一名黑发蓝眼的少年,军帽下的短发有些翘,“卡米尔。熟练运用精神诱导,出其不意的袭击令形势迅速反转,很了不起。值得表扬,再接再厉。”

    一人出列,“啪”的踢了鞋跟立正,对大厅上方丹尼尔的虚拟投影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埃米悄悄探头看了一眼。

    一双专注又冷淡的蓝眼睛,跟在虚拟系统里看见的一模一样。

    “谢谢。我会的。”

    哪怕是对教导主任,也依旧是冷冷淡淡的语调。

    没错,就是他了。

    “蓝队表现最佳,埃米。”

    冷不丁被教导主任点了名,埃米立刻就回神了。大屏幕上切出他的照片,以及他和卡米尔对阵时双方的主视角与上帝视角。

    “这是我见过为数不多的,这么年轻就能破除精神诱导的哨兵。”丹尼尔从显示器中看着目不转睛盯着大屏幕的埃米,“很有潜力,继续努力。”

    埃米出列,立正,敬礼。

    “是,丹尼尔主任!”

    其余八人丹尼尔也依次作了点评。红队四名哨兵头恨不得低进地里去。

    靠一个向导翻盘,哪怕他是个很厉害的向导,对哨兵而言也是挺丢人的。

    “卡米尔和埃米,到我办公室来一下。其余人解散。”

    被点名的两个人都愣了一下,随后在众人或惊奇或嫉妒的目光下,从大厅的电梯上了十五层。

    笃笃。

    “报告!”“报告。”

    “请进。”

    丹尼尔双手支在桌子上,脸上是无懈可击的微笑,看上去十分和蔼。

    但是要知道,作为一个向导,能坐到军校教导主任的位置,一定不会是简单人物。

    “知道我叫你们来,是什么事吗?”

    埃米还一头雾水,旁边的卡米尔倒先开口了。

    “他不行。”

    埃米:???

    “但他是除了你哥哥以外,为数不多的几个未经专项训练就破除你精神诱导的哨兵,不是吗?”丹尼尔依旧是那副和蔼的样子,“很难得了。”

     卡米尔比埃米大两届,埃米叫他一声学长完全不过分。卡米尔这届已经不剩几个单兵哨兵和向导了,除了太过优秀的,就是差到毕业都发愁的。

     卡米尔无疑是优秀的,当初也有很多哨兵表示想跟他搭档,可他全部拒绝了。

     这也难怪。卡米尔从小就跟在优异的大哥身边长大,原本是想做大哥的向导的。结果等他入学,大哥已经跟另一个向导搭档了。

     与其找一个差他甚远的哨兵拖后腿,还不如他一个人。

     卡米尔没有答话,于是丹尼尔转去做埃米的工作。

     “埃米,如果让你跟卡米尔搭档,你有什么意见吗?”

     “啊?”埃米瞪大眼睛,“丹尼尔主任,我刚刚可是被他一脚踹死!”

     “但是你有同届哨兵没有的优势,”丹尼尔最不缺的就是耐心,“你在未经专项训练的情况下破解了一名优秀向导的精神诱导。”

      虽然丹尼尔这么说,埃米也完全没觉得飘飘然。他总觉得丹尼尔有些谬赞。

     “搭档这种事,要两个人都愿意才行吧。”埃米说,“首先要看卡米尔学长怎么想啊。

      埃米入学才两年,倒不怎么担心搭档的事。卡米尔却到了不得不担心的地步。

      他马上就要毕业了。如果到毕业还没有搭档的哨兵,政府就会强制安排,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更何况丹尼尔说的也没错。埃米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很有天分的哨兵。

      ……算了就他吧,卡米尔妥协了,大不了自己亲自教他体术。

      “我同意。”

      卡米尔同意了,埃米自然也就没什么意见。他只是觉得有点受宠若惊。

      卡米尔在学校里是名人。一方面,他作为被普遍认为体能偏差的向导,打败过不少优秀的哨兵;另一方面,就是他拒绝了所有想跟他搭档的人。

      怎么就同意了他埃米?

      终于解决了卡米尔的搭档问题,丹尼尔看上去十分欣慰,免不了又多唠叨几句。

      “你们两个这两天可以暂时停课,多磨合磨合。如果实在性格不合,还可以回来找我。”

      “是。”

      出了教导主任办公室的门,埃米跟在卡米尔身后,打量着他的背影。

      这个以体术和冷淡出名的学长,虽然没有满脸写着生人勿近,周身也很少会有那样的气场,可他那双漂亮的蓝眼睛,总能让人想到终年不化的寒冰湖。

      ……等等,漂亮?

      埃米出了一后背的白毛汗。

      还好这话没说出口,不然一定会被打成沙袋。埃米想。

      叮。电梯到了。

      两个人走进电梯,卡米尔按了一层,然后空气就安静了。

      十分尴尬。

      好歹是即将搭档的伙伴,就这样一句话也不说不太好。卡米尔又不像是会主动搭话的人,那么只好埃米来开这个口了。

      “那个,学长,你一会要去哪啊?”

      “训练室。”

      “哦。”

      又安静了。

      埃米正想着这冰山学长真不好交流,卡米尔就丢给他一句。

      “你跟我一起去。”

      埃米一脸见了鬼的样子。

      卡米尔瞄他一眼,解释道:“想跟我搭档,你现在的体术就是不及格,要加大训练强度。”

      “如果接受不了,可以去找丹尼尔主任说。”

      埃米觉得自己被看轻了,少年人强烈的自尊心受到了刺激。再怎么厉害,卡米尔不过一个向导,训练强度能大到哪里去?他埃米可是个哨兵!怎么可能接受不了!

      “不用,我没问题。”

      真正训练开始,埃米才知道,这训练强度他一时间可能真适应不了。

      亏他以前还跟同学抱怨过体术老师简直是魔鬼训练,事到如今他才知道什么才叫魔鬼训练!

      卡米尔就跟不要命似的,这他可真有点吃不消啊!

      当他袋鼠跳到双腿脱力摔在地上时,他算是明白了。

      向导体能不如哨兵,那么想要比哨兵还厉害,就只有一条路可走。

      埃米趴在地上,翘着脑袋看还在一圈一圈不停跳的卡米尔,突然有点心疼,接着又十分斗志昂扬起来。

      这个人真是辛苦了。

      既然他选了我,我不能让他失望才是。

      埃米费劲的从地上爬起来,瘫在一边歇了会儿,重新把自己装进布袋子里,继续跟在卡米尔身后。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32)
©白九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