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九卿

在下白九卿,文手兼大头画手,最近还准备混娃圈(穷所以选择自己做x),主混凹凸全职魔道and原创。
QQ986688620 微博@吃汤圆的白九卿

【埃卡】恋爱进行时(七)

修仙更新,真爽。

恋爱进行时  1  2  3  4  5  6

============

就像卡米尔崇拜雷狮一样,埃米最崇拜的在职军人,是安迷修。

安迷修就像是军区的神话,明明是向导,个体战斗能力却完全不在雷狮之下,再加上到手的任务从来没失手过——要不是在职军人的肖像权被封锁,埃米家里早就挂满他的海报了。

“已经联系了本地警方,”安迷修将作战服的露指手套拉好,“咱们先突破进去,把人控制住,其他的让他们来做就行了。”

“呵,那群弱鸡,也就只有把死耗子叼走的能耐了。”雷狮拎着锤子转了两圈,咚的一声拄在地上,锤子嗞啦一声闪了道电光,照亮了他自信又嚣张的笑容。

卡米尔一言未发,戴好手套整好帽子,扭头去看刚刚扣好恶魔之手的埃米。恶魔之手握住又松开,埃米把头上有点歪的护目镜拉正,注意到卡米尔在看他,空着的那只手冲他竖了个大拇指,眨了眨眼。

“哈,当了卧底这么久,终于能大干一场了!”刚刚复原的佩利已经等不及了,看着毒枭老窝的眼神,就像是饿狼看到肉一样。帕洛斯叹口气,开始盘算一会儿是躲远一点看好戏,还是跟在这只傻狗身边给他打掩护。

一阵风吹过,带着地上的细沙从六人脚下飘过。雷狮高高扬起一边嘴角,漫不经心似的开口。

“走吧,给他们送一份大礼。”

 

埃米又紧张又激动。这是他第一次参与这种大规模行动,而且最重要的是,还是跟他的偶像并肩作战!

不管他在这次行动中能出多大力,光是跟安迷修一起作战这件事,回学校他都能吹一年!

埃米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将它呼出来,再睁眼时,已经是另一番模样。

不管事后怎么说,现在他都必须让自己冷静下来,用最佳的状态完成这次任务。

他看了一眼走在最前面的雷狮,那里还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

在他们撂倒门口守卫后一秒,整个窝点爆发出刺耳的警报声。三名哨兵被保护得好好的,相反,这警报声还激发了他们的斗志。

不多时,他们前进和后退的路,都被堵住了。

在场的除了埃米都是身经百战的老手。雷狮不跟他们多废话,挥锤直接迎上对面哨兵的枪口,在对方扣动扳机之前对那哨兵的精神网施以重压,而后趁他挣扎的瞬间将带电的锤子甩在人胸口。安迷修则守着他的背后,糖果色的双剑舞成了两道残影,一颗不落的挡下了所有子弹。

埃米借着卡米尔的“脑内沙盘”和精神诱导闪身到两名狙击手身边,闷不吭声的把他们解决掉,又回身抬手一炮,轰飞了企图从侧面偷袭卡米尔的一名向导。卡米尔解决掉自己身边的麻烦,利用喘息的一点时间,回头冲埃米轻轻点了一下。

埃米的小尾巴差点翘上天,更加卖力的清理着前进路上的障碍。

佩利这边就有点惨不忍睹了。他刚刚戒毒,精神力还没有完全恢复,战斗起来颇有些吃力。可他凭着一股子不服输的倔劲和一身蛮力左突右撞,可苦了给他殿后的帕洛斯,一边用他引以为耻的体术跟人肉搏,一边还要照顾佩利别被人整死,直弄得他怀疑人生。

毕竟是荷枪实弹的任务,不挂点彩是可能的,把目标人物打晕以后,几个人才有点时间检查伤口。雷狮脸上和手上擦破了点油皮,腰侧被子弹划了个小口子。安迷修两只胳膊上都是划伤,右侧大腿还中了一枪。好在没打到骨头,休养一阵子就没事。帕洛斯脸上划了一道血痕,胳膊腿都有一点轻伤,但都是只会浪费些创可贴的程度,没什么大碍。

相比之下佩利就很有点壮烈了。他胸前从左往右被子弹划了又深又长的一道口子,鲜红的血染红了他整片胸膛。当时如果不是帕洛斯手快拉他一把,这不要命的家伙就要交代在这儿了。他还用胳膊去挡人家的刀,帕洛斯通过精神连接都能感觉到刀刃刮在骨头上惊悚感。

埃米和卡米尔算是伤得最轻的。埃米露在外面的那只手刮破点油皮,脸上被碎掉的护目镜镜片刮了条细细的小伤口,卡米尔手上划了个小口子,其他半点都没有伤着——雷狮虽然放了狠话说让他们自力更生,真正打起来还是有意无意的把他们俩护在中间,所以才出现这种奇特效果。

他们的任务完成了,剩下的只要等警察过来给罪犯一一戴上手铐,就万事大吉了。

“哎哟我靠疼死本大爷了,回去一定要吃顿好的补偿一下!”佩利大声嚷嚷,“全肉!老大咱们去吃自助烤肉吧,想撸多少撸多少!”

“放心,等你伤口包好,我们去吃个够。”

几人言笑晏晏,一时放松了戒备,谁也没注意到身后有个人幽幽转醒。直到那人枪口都抬起来,一直找不到话题融入进去的埃米才察觉到危险。

“卡米尔小心!”

磞的一声,红色的血浸透了那件学生款的作战服。

卡米尔晃了两步,低头看了一眼左胸上依旧在蔓延的红色血迹,腿一软跪倒在地。

埃米瞬间就感觉到精神上空了一块。

他抬到一半的准备推开卡米尔的手将在半空,大脑空白了一会,眼睁睁看着卡米尔倒下,雷狮紧张地用力晃着卡米尔,嘴里好像大喊着卡米尔的名字,可他却什么都听不见。

卡米尔死了。他头皮发麻的想。

少年的眼睛里慢慢的爬满了红血丝,呼吸不可抑制的急促起来,缓缓扭头去看那个仍旧举着枪笑的人。

那个混蛋……杀了卡米尔……

杀,杀了他……

杀了他!

“埃米!回来!”

埃米爆发出了他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冲到那人面前,手起爪落,将那人捅了个对穿。如此他还不满意,甩开安迷修抓着他的手又捅了两下,他才反应过来。

我应该去照顾卡米尔。

他又抽身回去,用满是血污的恶魔之手从雷狮手里把卡米尔捞回来,僵硬的抱在怀里,仿佛重了怕卡米尔疼,轻了怕卡米尔掉下去。

雷狮手里一空面色瞬间不善,伸手要抓卡米尔的肩膀,被埃米转身躲开。

“放手。”

平时雷狮要是用这么有压迫感的口气跟埃米说话,埃米早就缩着脖子躲开了。可是现在,他抬眼瞪着雷狮,口气一样很不善的怼了回去。

“做梦。”

埃米现在浑身散发着要杀人一般的气息,卡米尔就是他的雷区,谁都不许碰,谁碰跟谁翻脸。

哪怕对方是最强哨兵。

安迷修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雷狮却被他这幅样子激怒了。

“是谁跟我保证会护卡米尔周全?现在出了事,你到跟我较上劲了?!”

雷神之锤滋啦滋啦地响着,电光不停的闪烁,映着两张山雨欲来的脸。

“雷狮。”

雷狮不满的瞪着拉他的安迷修。

“我通知警局叫了救护车,卡米尔先让埃米照顾吧。”

雷狮正要说什么,安迷修就打断了他。

“先让埃米稳定下来。”

雷狮瞪了那抱着卡米尔不撒手的小狼崽子一眼,狠狠地磨了下牙,没再说什么。

埃米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连接过的哨兵和向导,可以通过精神连接救对方一命。他心神不宁地触碰着卡米尔精神的接口,失败三四次之后,终于连上了。

埃米的情绪大落以后又大起了一番——能连上,说明卡米尔还没死!

他定了定神,沉进卡米尔的精神。

迎接他的,是无边的黑暗。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
热度(11)
©白九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