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九卿

在下白九卿,文手兼大头画手,最近还准备混娃圈(穷所以选择自己做x),主混凹凸全职魔道and原创。
QQ986688620 微博@吃汤圆的白九卿

【瑞金】笨蛋也要护着

刀妖瑞x猫妖金


刀不是烈斩!只是普通的斩马刀!


原本是给我徒儿的生贺,结果整整晚了三天orz黄瓜菜都凉了。

徒弟弟对不起!!QAQ


--------------------------------------------------------------------------

这是一片妖怪聚居的森林,森林里一向气氛很好,邻里关系融洽。

 

直到某一天,一个陌生妖怪的到来,打破了这一切。

 

金看到那个跟自己关系很好的小兔妖坐在树下哭。

 

“你怎么了?有人欺负你?”

 

小兔子红着眼睛摇摇头。

 

“那是怎么回事儿啊?”

 

“新来的那把刀……”小兔子抽泣着,“他……他好凶啊……”

 

“我跟他打招呼,他瞪了我一眼……”

 

“太过分了吧!”金忿忿不平,“我去找他!”

 

小兔子伸手抓了一把没抓住,只能对着已经跑远的金的背影喊:“金!你小心点!”

 

也不知道金听到没有。

 

金生气极了。

 

森林里的妖怪们都是他的好朋友,这个新来的怎么回事!是刀就了不起吗!

 

叫什么来着?格……格瑞!

 

对,就是这个名字!

 

我要好好教训他一顿让他知道该怎么和邻居相处!金边跑边想。

 

忽然,他停了下来。

 

好像踩到什么硬硬的东西。金低头一看,一把明晃晃的刀。

 

金把刀捡起来看看。没什么繁复的花纹,但看得出来,是把好刀。

 

金正想着要不要拿来做自己的武器,旁边就传来一个冷极的声音。

 

“放下。”

 

金扭头一看,树后站着一个人。那人看上去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没有兽耳也没有兽尾。但是他身上那股气息,很明显就是妖怪。

 

“哦——我知道了,”金攥紧那把刀,“你就是那个新来的吧!这是你的本体?”

 

那个白发少年没有回答,只是重复那句话:“放下。”

 

语气更不好了,听着有些吓人。

 

金有点怂的把刀扔人脚边去,想起自己来干嘛的了。

 

“哎哎,你等等!”金叫住拿了刀就要走的妖怪,“你叫格瑞对吧!我有事要找你!”

 

“今天有只小兔子跟你打招呼,你是不是凶她了?”

 

那妖怪瞟了他一眼,迈开步子走了。

 

金跑到他面前,张开双臂拦住他:“不许走,你还没回答我呢!”

 

“怎么。”

 

“怎么?!”金火气蹭的就上来了,“大家都是邻居,你怎么能这样!”

 

格瑞把刀背到身后去:“我不喜欢跟人打交道。”

 

“那你以后需要帮忙呢?”

 

“不需要。让开,我要走了。”

 

格瑞从金身边绕过去。金问他去哪,他也没答,径自走了。

 

这人太不合群了吧!金想,我一定要把那个他融入这个大群体。

 

于是他花了几天时间摸清格瑞住哪,然后过来蹲点了。

 

等到半夜,金连个鬼影子都没看见。晚上实在有点冷,而且他瞪着眼睛看了一天,现在眼睛酸极了。

 

我先休息一下,金想,就一下。

 

于是他化了原形,蜷在草地里睡着了。

 

格瑞凌晨回来,在自己住地察觉到一丝陌生又熟悉的气息。

 

是之前找来的那只猫。

 

他走到气息最浓郁的地方,低头看。

 

一只橘猫蜷在草丛里睡的正香,还不时抖抖耳朵,发出小奶猫似的意味不明的哼叫。

 

格瑞想把他拎起来,从自己住地扔出去,。但是在听到那声轻飘飘的“咪”之后,本来伸出去拎猫后颈的手,改作将那小猫抱起来。

 

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所小木屋里,身下是一块叠得厚厚的布,软乎乎的。

 

谁把我抱这儿来的……他迷迷糊糊的想。然后扭头,他就看见坐在桌子边看书的格瑞。

 

……那个吓哭小兔子的家伙居然在看书?!

 

一个妖怪爱看书?

 

金表示十分惊奇。

 

他走到格瑞身边,喵的叫一声,跳到格瑞腿上去。

 

咚。

 

金的脑袋磕到硬邦邦的书皮上。

 

格瑞把书合起来,盯着腿上那只闪着大眼睛的橘猫。

 

“下去。”

 

金委屈巴拉的跳下去,化了人形:“那么凶干嘛啊格瑞。”

 

“睡醒了就回去,”格瑞说,“我不喜欢外人进我屋子。”

 

“可是你让我进来了啊,”金说,“还让我过夜了。”

 

格瑞没理他。

 

“别这么不合群嘛格瑞,”金蹲在格瑞面前,双手托着脸,“大家和睦相处多好啊。”

 

格瑞看着自己面前那双忽闪忽闪的蓝眼睛。

 

下一秒金就被请到了门外,门还上了禁制。

 

金拍门:“格瑞!你开门啊!”

 

拍了许久也没反应,金气呼呼的扔下一句话走了。

 

“明天我还会来找你的!”

 

喊就喊了,格瑞也没当真。没想到第二天他再出门的时候,又看到金蜷在草丛里睡觉。

 

“……”

 

格瑞把金拎起来,准备放肩上带走。这次金被拎醒了,挣扎着跳下来,抓住格瑞的衣服不撒手。

 

“格瑞,我要跟你做朋友!”

 

格瑞看眼抓着自己衣服的手:“放手。”

 

“我不。”金抓得更紧,“你先答应我。”

 

格瑞化了原形——这样金手里就什么都没有了——闪出五米又化回人形,头也不回的走了。

 

“回你家去,别再跟着我。”

 

金怎么可能听呢。

 

他依然每天都来找格瑞。开始格瑞还想方设法摆脱他,后来也就习惯了,随他去吧。

 

金很开心——格瑞跟我是朋友了!

 

森林里其他妖怪看格瑞跟金关系不错的样子,也渐渐敢跟格瑞打招呼了。

 

虽然格瑞从没理过。

 

格瑞一直都是独来独往——除了那个莫名其妙非要跟他打架的家伙。

 

现在有只小猫在身边叽叽喳喳,只要不惹麻烦,好像也没什么不好。

 

金在跟他关系好了之后就不时时刻刻绕在他身边了,只是每天还会来找他,给他讲讲一天里碰到的趣事。

 

然而这天,金身上却挂着彩,胳膊上围了一小圈绷带。

 

“怎么回事?”

 

“这个?”金举起自己挂彩的胳膊,“今天外面来了个黄毛,可嚣张了!我问他是不是要找谁,他居然跟我说……”

 

金清清嗓子,学着那个妖怪的语气:“‘走开,渣渣。’”

 

“他居然说我是渣渣!我跟他理论,他轰的一棒子过来。要不是我躲得快,就跟那棵树一样,真的成渣渣了!”

 

格瑞听了金的描述就知道谁来了,顿时觉得脑仁疼。

 

“你离他远点。那家伙是个神经病。”

 

话音刚落。格瑞忽然抬起一脚踹开金,反手拔刀,转身接下砸来的棍子。

 

“格瑞,你什么时候开始养宠物了?”

 

金揉着屁股从地上爬起来:“哎哟……格瑞你踹我干嘛……”看到对峙的两人,他瞪大眼睛,指着另一人道:“你怎么还没走!”

 

那人理都不理他,径自往武器上加法力:“格瑞,你以为你躲起来我就找不到了?”

 

刀被一点点压下来,几乎要贴到格瑞脸上,格瑞也不得不加法力,把那妖怪震开,之后挽了两个刀花,朝那边落地站稳的妖怪道:“嘉德罗斯,你又来干什么。”

 

嘉德罗斯把棍子扛肩上,手插进兜里。

 

“谁让你一直不肯跟我好好打一场。认认真真来一次,早就没这么多事了。”

 

“你们两个别打了!”金说着就跑来要拦在中间。嘉德罗斯见他要阻止自己跟格瑞比试,蓄了一记法力暴击,对着金抬起手。

 

“渣渣。别来碍事。”

 

噌噌噌噌。金面前窜出四把刀组成一堵墙,挡下了嘉德罗斯那一记暴击。随后一个刀阵将金锁在里面,像一个小小的笼子。

 

“笨蛋。待着别动。”

 

金委屈的坐在地上。我才不是笨蛋。

 

把金圈起来之后,格瑞转向嘉德罗斯,认真起来。

 

不然的话,这家伙可能迁怒于金。

 

高手间的对决节奏很快。金看不清两人的动作,但是他能清楚地看到,格瑞在不停的受伤。

 

他看上去没心没肺的,其实心里明镜一样。

 

格瑞,你保护过头吧。

 

我也挺厉害的啊。

 

他不是打不破格瑞的禁制,只是不想他分心。

 

这种危急时刻,一点差错都不能有。

 

好在两人实力相当,谁都讨不到好。嘉德罗斯浑身刀伤,血淋淋的吓死人;格瑞也好不到哪里去,到处都是淤青。

 

嘉德罗斯抹了一下脸上的血痕,棍子扛上肩。

 

“下次找个没人的地方,一定要决出个胜负。”

 

待到嘉德罗斯走远,格瑞收了刀阵。金立马跑到格瑞身边,伸手扶他。

 

“格瑞,你还好吧?”

 

没想到这一碰碰到伤处,格瑞闷哼一声,吓得金赶快撒手,不知所措的站在一旁。

 

“格瑞你下次不用这样的,我也很强啊。”

 

格瑞费劲的把刀插回背后的刀鞘,转身往金家走——他的木屋打斗的时候塌了。

 

“笨蛋。”

 

金在这片森林里确实算厉害,也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可是现在就对上嘉德罗斯,只有死路一条。

 

如果放在以前,他可能就任金去了,爱怎样怎样。可是现在,这么一个活泼耀眼,小太阳一般的存在,他舍不得。

 

最好连伤都不要受。

 

哪怕是个笨蛋,格瑞想,我也要护着。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67)
©白九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