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九卿

在下白九卿,文手兼大头画手,最近还准备混娃圈(穷所以选择自己做x),主混凹凸全职魔道and原创。
QQ986688620 微博@吃汤圆的白九卿

【薛晓】你的眼睛(7)

当天晚上,薛洋就抱着枕头,再次到晓星尘的房间要求同睡,晓星尘没同意。

“等你考完试,这件事我们详谈。”

薛洋也没强求,很好脾气的等晓星尘自己慢慢消化。

晓星尘当然失眠了。他看着床头柜上台灯发了很久呆。

早上他还怀疑两人在一起的可能,中午薛洋就给他明确的答案。

“我们不是都在一起两年了吗?还牵了红线的。”

“十岁算什么,哪怕咱俩相差二十岁,五十岁,甚至一百岁,我也会跟你在一起。”

什么年龄的差距,世俗的眼光,薛洋根本不在乎。但是晓星尘却不得不在乎。

因为他是个老师,注定要在世俗的眼光下讨生活。

他觉得薛洋不在乎这些,是他经历的太少。等到他三十岁,或者甚至二十五岁,就会考虑结婚生子的事了。

到时候,他们就该各奔东西。

到底是放纵自己一次,还是克制这份感情?

晓星尘不知道。

他克制了太久,连放纵一次的勇气都没有。

他睡不着,但是还要强迫自己休息。不然明天薛洋看他两个黑眼圈,会考不好试的。

从高考第一天中午,到高考结束,晓星尘一直保持着沉默。也不是完全不说话,只是没什么实质性的交谈。

薛洋出门跟他打招呼,他“嗯”一声;薛洋跟他说俏皮话,他也“嗯”一声。

他试图逃避那个问题,但现实是残酷的,薛洋也是残酷的,他让晓星尘必须面对那个问题。

“晓星尘,一天半了,考虑的怎么样了?”

薛洋比之前确实有进步,至少他会考虑晓星尘的感受——虽然只是一点点。所以他会问晓星尘,而不是独断的让他跟自己在一起。

但他也不会安静的放手就是了。

晓星尘还没有考虑好。薛洋问他,他紧张的不得了,就像他第一次独自给一整班的学生上课一样。

而他现在面对的,只是一个薛洋。

他不知道怎么跟薛洋说,所以他依旧保持沉默。

薛洋没耐心了。晓星尘的沉默让他十分恼火。

他冲过去,扳着晓星尘的肩膀让他正面对着自己,提高声音,几乎是在喊。

“晓星尘,你到底在顾虑什么?明明你也对我有感觉,不然你昨天应该打我一顿,或者拎着我的耳朵唠叨半个小时。你在怕什么?是怕我以后不要你,还是怕旁人的指指点点?”

都怕。

无论是薛洋以后不要他,还是旁人的指指点点,晓星尘都怕。

所以他停在“喜欢”这一步,不敢向前,又不想放弃。

“晓星尘,我告诉你,这辈子你跑不了了,我已经用红线把你跟我绑在一起了。如果它断了,我就一次一次地把它接起来,打成死结!”

晓星尘的生活就像是一潭死水,风都吹不起一点波澜。他薛洋就要做那颗投入湖水的石子,打破这种异常的平静。

他扳起晓星尘的下巴,几乎是凶狠的亲上去。他贴过去的太快,牙磕破了晓星尘的嘴唇,轻微的血腥味在口腔中弥漫开来。

于是薛洋又去舔那个自己制造的伤口。然而这种本该温柔的动作,却被他做的充满掠夺的气息。

他就不信,晓星尘真的会无动于衷。

晓星尘真的动摇了。

不到三十年的时光,他没做过一件冒险的事,全部是按部就班,规规矩矩。

生活,是需要激情的。

晓星尘扶着薛洋的胳膊,主动往前凑了凑,轻轻亲了一下薛洋的唇角。

放纵就放纵吧,指点就指点吧,感情总是身不由己。晓星尘自暴自弃的想。

得到晓星尘的回应,薛洋几乎成了一条疯狗,对着晓星尘的嘴又啃又舔,恨不得把他拆吃入腹。

他根本不懂什么美感什么技巧,晓星尘也不懂,于是两个人只是唇对唇的亲了很久。

之后薛洋把晓星尘死死地抱进怀里,下巴放在晓星尘肩上。

“晓星尘,你别想跑。这辈子你都只能是我的。”

晓星尘抬手拍拍他的背,没说话。

如果是你的话,我愿意疯一次。

正如晓星尘预想的那样,薛洋考得不错,也很顺利的被理想的大学和专业录取了。

薛洋却说他不想去了。

“好不容易考上了,怎么能不去呢?”晓星尘皱眉。

“离你太远,没人陪我。”薛洋熟练地削着苹果,长长的苹果皮一直垂到垃圾桶上方。薛洋一收刀,哗的一声,苹果皮掉进垃圾桶。

“给,吃吧。”薛洋把苹果递到晓星尘面前。

晓星尘接过苹果,拿在手里。

薛洋提的问题让他很头疼。他不可能辞了这边的工作陪薛洋去上大学,更不可能允许薛洋不去上大学。

简直是无解。

“别发愁啦,我只是说不想去,又没说不去。为了以后的生活,大学还是必须要上的。”薛洋拿起另一个苹果,咬了一口,“快吃吧,一会儿氧化了。”

“……必要的话,可以给我打电话。”

薛洋笑了,露出那两颗尖尖的虎牙。

想我就直说嘛,绕这么大弯子。

晓星尘咬了一口苹果,看向窗外。

我怎么可能说得出口。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6)
©白九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