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九卿

在下白九卿,文手兼大头画手,最近还准备混娃圈(穷所以选择自己做x),主混凹凸全职魔道and原创。
QQ986688620 微博@吃汤圆的白九卿

【薛晓】你的眼睛(6)

高中的时光就像瀑布的水,一瞬间就到了底。薛洋站在镜子前刷牙,边刷牙边抬手扒拉扒拉自己睡的乱蓬蓬的头发。

今天就是高考了,他却一点都不像个要高考的学生。

高三上学期的时候,薛洋的父亲喝醉酒出了车祸。虽说平常薛洋总说他爸这不好那不好,但毕竟是个亲人去世了,他也消沉了那么一两天。之后薛洋在晓星尘的帮助下把家里房子卖了,给他老爸买了块墓地,剩下的钱存起来,收拾收拾东西住在晓星尘家,一直住到现在。

因为是高考,晓星尘早饭做的很讲究。离入考场时间还早,而且薛洋还很幸运地分在本校考试,晓星尘就没有催他。等薛洋洗漱完出来,晓星尘才拿起筷子,一边夹菜一边叮嘱:“考试的时候别紧张,你很聪明,高三的时候也很努力,正常发挥就行。”

薛洋笑了:“老师你还这么官腔官调啊?”他伸出两根手指晃了晃,“我们住在一起都快两年了。”

“不到两年,一年零八个月。”晓星尘纠正他。

“四舍五入嘛,就是两年。”

晓星尘不再跟他扯皮,安静地端着碗喝粥,薛洋就给他讲昨晚又做了什么梦,梦里怎么怎么凶险,他怎样怎样拉着晓星尘冲破重围,逃出生天。

晓星尘被他逗笑了:“你每天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这种情节都能拿去写小说。”

薛洋不屑地挥挥手:“我对那玩意儿没兴趣。老师你做什么梦了?”

晓星尘:“我梦见你考上大学了。”

薛洋:“就这?没了?”

晓星尘犹豫了一下,开口:“然后你天天给我打电话。”

薛洋撑着头看晓星尘:“你爱上我了吧老师。”

“胡说。”晓星尘习惯了薛洋跟他开玩笑,反应也不大,只是脸微微有些红了。这点小变化薛洋看在眼里,哈哈大笑,笑声中颇带着点得意。

他放下碗筷,看了眼时间,抓起桌边的笔袋站起身。

“我走了啊。”

“时间还早吧?”晓星尘也看了眼时间,离入考场还有一个小时。

“我在外面溜达溜达。”薛洋看一眼收拾碗筷准备陪他一起走的晓星尘,赶紧补一句:“你吃你的,我都十八了,还能走丢不成。”

晓星尘重新坐下了:“那你小心点,过马路的时候注意车。”

薛洋“嗤”了一声:“总共才几步路。没事。”

薛洋出门了。

晓星尘看着空空荡荡的屋子,突然有点不习惯。

阿箐半年前就走了。她装瞎的事到底被人发现了,还因为偷人钱包差点被打。晓星尘替她解了围,第二天阿箐就不见了,茶几上多了厚厚一沓零钱,有七百多,旁边还有一张小纸条,上面是阿箐歪歪扭扭的字,有的地方还用了拼音。

老师哥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你实在是太好了,给我饭吃,还给我住的地方,我真的很谢谢你。但是对不起,我不想连累你。所以我走了。桌子上的钱是我这段时间讨来的,都留给你,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

晓星尘叹了口气,没有责怪她,反而担心她一个小姑娘,去哪里讨生活。

现在薛洋也走了。虽说只是去马路对面考试,但近两年的时光,晓星尘几乎没有在家待过,不是去学校,就是薛洋陪着他。突然冷清下来,他反而不适应了。

是不是有点太依赖薛洋了。晓星尘自嘲。他觉得很奇怪。明明薛洋是他的学生,他居然会对薛洋产生“依赖”这种感情。

——你爱上我了吧老师。

想起薛洋刚刚开玩笑似的话,晓星尘认真思考起来。

爱吗?

上大学的时候,晓星尘确实确实被许多女生评价过“感情迟钝”“不解风情”之类,但他没放在心上。他就觉得自己还年轻,女朋友可以等工作了再找。然而工作了几年,也没有合适的人选。

想到这儿,晓星尘有种冲动。

想去看薛洋。

想看他略带痞气的笑,想听他那些说不完的俏皮话。

想跟他待在一起。

但他忍住了。

一来,再过一会儿薛洋就要考试了,晓星尘不想现在打扰他;二来,他一直以为,薛洋是他的学生,他不能依赖一个孩子。

就算两个人真的在一起了,被依赖的也应该是晓星尘自己。

晓星尘摇摇头。

真是受薛洋影响太大了,他现在也开始胡思乱想。两人都是男人,根本不可能在一起。以前薛洋也问过他红线的事情,说不定已经有心仪的女生了。

还是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吧。晓星尘收拾了碗筷,洗碗,然后出去买菜上午十一点半,薛洋从考场出来。他从来不怕考试,哪怕是决定他人生走向的高考。

不知道老师有没有来接我。薛洋笑着想。他不抱希望的朝门外看了一眼。

一双灿若星辰的眼睛看着他。

薛洋愣了一下,然后冲那双眼睛笑了。

晓星尘,你来接我了啊。

看到薛洋露着虎牙的笑容,晓星尘突然觉得很安心,于是他也笑起来,问朝自己走来的薛洋:“感觉怎么样?”

薛洋耸下肩:“就那样呗,没啥感觉。中午吃什么?”

晓星尘:“开始这两天吃素,”然后他笑得更开心,转过头看着薛洋,“考完试给你做糖醋排骨。”

“这个好啊,尝尝老师做的糖醋排骨怎么样。”薛洋走进楼道,看看四周没有人,拽了一下晓星尘的手。

晓星尘停下脚步,回头。薛洋上前一步,在晓星尘说话之前,亲了他一下。

唇碰唇,一触即离。薛洋直起身子,接着上楼,留下晓星尘捂着嘴发呆。

薛洋高兴极了,嘴角要咧到耳根。

“晓星尘,回家啦,别发呆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7)
©白九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