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九卿

在下白九卿,文手兼大头画手,最近还准备混娃圈(穷所以选择自己做x),主混凹凸全职魔道and原创。
QQ986688620 微博@吃汤圆的白九卿

【薛晓】你的眼睛(2)

是以前的文,改了个名字而已,原名叫薛洋的高中生活。看过的大人们就不用看啦,1-5还是之前的没有变动,就是我强迫症要改名字而已x
==============分割线============

天边飘着火烧云,橘红色的光照在薛洋脸上。他靠着墙站着,右腿一抖一抖,完全不是个认错的态度。

他也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不就是课堂上开了个小玩笑吗,现在的老师真是,不对,古往今来的所有老师都是,一言不合就罚站。

薛洋皱着眉毛,百无聊赖的等下课。

实在是太无聊了。让他什么事都不做,简直是要他的命。

短短半节课,二十来分钟,薛洋觉得简直比二十来年还难熬。下次非给这老头点颜色瞧瞧。

下课铃终于响了。过了十几秒,老师从教室出来。
其实薛洋的政治老师兼学校教导主任并不老,四十多岁。但是因为这个人特别严肃刻板,老气横秋,不少人都私下叫他老头。就连跟晓星尘一个办公室的魏老师,都这么叫他。

蓝启仁出了教室,瞪薛洋瞪了半天,嘴唇上方的小胡子一抖一抖,牙缝里挤出一句“朽木不可雕”,气呼呼的转身走了。

他为什么这么生气?不只是因为薛洋在课堂上捣乱。刚刚他瞪薛洋的时候,薛洋一直在冲他笑,笑得虎牙都露出来。在蓝启仁看来,薛洋这幅样子摆明了就是挑衅,可他又偏偏又不能打他。

蓝启仁走后,薛洋双手插兜回了教室,收拾书包。
晚自习?不上。反正也没有老师来讲课。就算有老师讲课,他也不听。与其听老师在讲台上嘚嘚,还不如想办法弄点钱。

“薛洋,你又不上晚自习?”

这声音是从薛洋座位斜前方传来的。那儿坐的是金光瑶。他已经十八岁了,但是因为家里的原因,晚上了一年学,所以跟薛洋同班。

“不上。”薛洋收拾好书包,背起包就要走。

“你等等等等,”金光瑶赶紧从座位上起来,走到薛洋身边,手搭在他肩膀上,“你确定你不上?今天蓝老头要查课的。”

“不上不上。”薛洋摆摆手,“不就查个课吗,我缺勤他也不能把我怎么样,最多请家长。反正我爸不管我。”
金光瑶看了他两眼,最后叹气道:“算了,随你吧。”

“我走了,拜。”

“拜。”

薛洋悠哉悠哉的走出校门,路过传达室的时候,还跟门卫大爷打了个招呼。出了校门,他就钻进一个小巷子。那儿聚集了七八个小混混。其中一人见薛洋过来,笑嘻嘻的过去跟他勾肩搭背,道:“哟,薛洋来啦,就差你了。”

薛洋把书包往旁边的摩托车上一扔,道:“今天干嘛去?不会还是守路边抢人包吧?这来钱也太慢了,又慢又少。”

骑摩托车的那个人意味不明的笑了笑:“嫌慢啊,简单。你这样……”他上上下下大量了薛洋一番,继续道,“条件比我们哥儿几个好多了,随便去哪个酒吧站站台,一天就能赚个……唔!”

不等他话说完,薛洋照着他的下巴就打了一拳,让他咬了自己的舌头。

薛洋甩甩手,冷冷道:“管不好自己的舌头,那就不用要了。”

那人捂着嘴,疼的眼泪都流了出来。过了一会儿,他抹抹眼睛,呸的吐出一口血,指着薛洋道:“给我揍他!”

薛洋跟这群人混的时间并不长,自然说打就打。薛洋一开始还能反抗几下,但很快就被这群人按在地上,等着那个骑摩托车的来收拾他。

那人从裤兜里掏出一把折叠刀,啪的拔刀拨开,蹲在薛洋面前,刀挑着他的下巴:“老子说错什么了吗?就你这小脸蛋儿,去了酒吧,不管男的女的,都会想包你夜的吧?这不是一天就能赚个千儿八百?还敢打我,我现在就把你那只手废了!”

他拉住薛洋的左手,死死的按在地上,另一只手举着刀,眼看着就要刺下去。

“住手!”

不知谁在巷口喊了一句,那人吓了一跳,刀一偏,刺在薛洋左臂上,划出一条一指多长,深可见骨的伤口。

薛洋只是眉尖抽了一下,好像只是被针扎了而已。他趁这帮人发愣的时候,把那人的刀夺过来,举起手臂胡乱挥着,划伤了几个人。几个人见他有了武器,不敢空手跟他对阵,纷纷逃跑。

薛洋站起来,把刀扔在地上,看着几人逃窜的方向。跑的真快,不然非捅死他们。

“薛洋,你不在教室好好上自习,出来瞎跑什么。”晓星尘跑到他身边,伸手要拉他的左臂,“让我看看你的胳膊。”

薛洋偏身躲了过去:“晓老师不在办公室好好坐班,出来看我干什么。”

晓星尘皱起眉:“不要胡闹。你那伤口挺严重的,快让我看看。”

薛洋想了想,有人替自己处理伤口,何乐而不为?于是他转过身来,伸出左臂。

伤口好深。这是晓星尘看完薛洋的伤口的第一想法。他开口道:“现在校医也下班了,要不你来我家,我给你先处理一下。”

薛洋朝他露了露虎牙,道:“好啊,那就谢谢晓老师了。”

晓星尘把自己的领带解下来,在薛洋伤口上方用力扎住:“先止一下血,不然会很麻烦。”

薛洋“嗯”了一声。扎好止血带之后,他弯腰把掉在地上的书包捡起来,拍了拍灰,单肩背着,跟在晓星尘身后,盘算着到了他家怎么捣乱。

然而不等他想好,前面的晓星尘就停下脚步。他连忙急刹车,才没撞到晓星尘的后背。他瞪了晓星尘一眼,在晓星尘转身的瞬间眨眨眼,全然不见刚才的嫌恶。

“到了,二层就是。”

薛洋回头看看学校。大门都看得清清楚楚。

住的真近。

薛洋扭回头,跟在晓星尘身后上了楼。

晓星尘家不大,标准的一室一厅。客厅很大,大致分成两部分。一边安置着书桌书柜,另一边放着沙发和电视柜。书桌上放着正在充电的笔记本电脑,书柜里有各种各样的书。从左往右,依次是教科书,教辅书,小说,人物传记,史书和各种有关心理学的书。

薛洋把书包扔在地上,鞋也不换,径直朝书柜走过去。

哟,想不到老师兴趣还挺广泛啊。

晓星尘洗完手从洗手间出来,就看见薛洋在看他的书柜。他笑了笑,没说什么,走到电视柜拿药箱。

薛洋见晓星尘出来,跟着他走到电视柜前。不经意一瞥,他看见电视柜上放着一个相框。相片里,晓星尘跟另一个男人戴着学士帽,晓星尘笑得很开心,那个男人只是淡淡的笑着,但看得出来,他也很开心。

晓星尘拿起药箱,抬头就见薛洋盯着电视柜上的相框,笑着拉他坐到沙发上,一边用酒精棉球给他擦拭伤口,一边道:“那是我和我大学同学,叫宋岚,我们是好朋友。不过他毕业之后就出国了,平常只能用邮件联系,已经很久没见面了。”说完,晓星尘像是想起了什么美好的回忆,嘴角微微扬起。

薛洋见他笑这么开心,有点不爽,故意“嘶”地抽气,把晓星尘的思绪强行拉回来。晓星尘一个激灵回过神,把被血染红的酒精棉扔掉,用绷带把薛洋的胳膊厚厚包住,收起药箱,起身道:“走吧,去医院。”

“干什么。”

“把你的伤口缝上啊,只这么包着不行的。”

“不去。”薛洋把胳膊抬起来看了看,“这么包着挺好的。”

“胡闹!”晓星尘有些生气,声音也提了起来,“这么深的伤口一定要缝针的!”

“我没有去医院的钱!”薛洋听他冲自己喊,也喊回去,瞪着晓星尘,眼底燃烧这压抑的怒火。

晓星尘一愣,随即笑道:“这有什么,我给你付了就行,走吧。”说完他拉起薛洋没受伤的那只胳膊,把他从沙发上拉起来,朝门口走。

薛洋把胳膊抽回来。

“怎么了?”晓星尘回头。

“……拿书包。”

“回来再拿,先去医院。”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12)
©白九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