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九卿

在下白九卿,文手兼大头画手,最近还准备混娃圈(穷所以选择自己做x),主混凹凸全职魔道and原创。
QQ986688620 微博@吃汤圆的白九卿

【薛晓】你的眼睛(5)

是以前的文,改了个名字而已,原名叫薛洋的高中生活。看过的大人们就不用看啦,1-5还是之前的没有变动,就是我强迫症要改名字而已x
==============分割线============

        门口的人不认识薛洋,薛洋却认识他。第一天来晓星尘家在相框里见过,宋岚。

        薛洋靠着一边门框,一只脚蹬住另一边门框,摆明一副不想让宋岚进屋的样子:“找到别人门上,还对主人家这么不客气,你是不是太没礼貌了点?”

        宋岚长这么大,头一次被人说“没礼貌”,还是被这样一个邪气冲天的人说。他向来讨厌这种人,于是对薛洋就更加不客气起来:“星尘前天才给我的地址,今天你反倒成了主人家,难道不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薛洋刚想一句“当然是你走错了”把他打发走,晓星尘就从厨房出来了。

        “怎么了?怎么吵起来了?”

        薛洋依旧一只脚蹬着门,抱臂回答他:“老师,这人找你,又不说自己是谁,我没让他进。”

        然而宋岚就在门外,怎么可能任他混淆黑白。但是对晓星尘,他很明显的收敛起不悦,说:“明明是他挡住门不让我进,还自诩是主人家。我正问他要解释,你就出来了。”

        “这是我的学生,这几天家里没人,在我这儿借住。薛洋,快让人进来。”晓星尘很高兴的把宋岚拉进门。真正的主人家发话了,薛洋只好放下腿让宋岚进来,然后走进厨房,说是盛粥吃饭,其实是躲在门后,听宋岚和晓星尘说些什么。

        宋岚:“你怎么有这样的学生,还让他住进家来?”

        晓星尘:“人格是要慢慢塑造的。他之前在外面惹了一些社会青年,我不放心,就让他住过来了。”

        听了最后一句,薛洋笑的露出了虎牙。本来是他前几天死皮赖脸住进来的,晓星尘在外人面前还这么袒护他。没错,他已经不把自己当外人了。宋岚才是外人。

        晓星尘:“你之前说回国会来看我,没想到这么快。你也不给我打个电话,我都没准备接风宴。”

        宋岚:“不用那么麻烦,在家随便做点饭吃一顿就行。饭店人太多,吵。”

        晓星尘:“也好。你想吃什么?我一会出去买菜。”

        薛洋突然就不爽了。

        他一个大活人还在厨房待着,客厅里那两个人就开始堂而皇之的讨论吃什么了?

        他盛了一碗粥,三两口喝完,碗往灶台上一撂,开门走出去。

        “老师,我的药在哪?”薛洋动手拆胳膊上的绷带。

        “你别乱动,我给你换药。你包不好,药会漏出来。”晓星尘看他拆绷带,赶紧起身去给薛洋找药。宋岚看了薛洋一眼,正看见这小子冲他挑衅的露露虎牙,然后得意的跟在晓星尘身后。

        宋岚的眉头又皱起来。

        这什么人啊?简直莫名其妙。

        买菜是薛洋跟着去的,午饭多了道米酒汤圆。也不多,算上回来吃饭的阿箐,一人一碗。

        对于阿箐,宋岚倒是没什么意见。虽说小姑娘身上脏兮兮的,但性格活泼俏皮,很讨人喜欢。所以他看跷着腿,歪着身子吃饭的薛洋也就越发不顺眼。

        薛洋对此毫不在意,美滋滋的吃着晓星尘做的米酒汤圆。晓星尘听了他的建议在米酒里放了不少糖,都要甜进他心里去。

        宋岚却是甜的要被齁死了。

        他记得晓星尘一向不爱吃很甜的东西,也很少做这么甜的东西。瞄一眼晓星尘的碗,果然也没喝几口。

        因为宋岚不是那种爱说话的人,薛洋因为宋岚在也懒得多说话,这一顿接风宴吃的相当冷清。阿箐吃完饭又跑出去玩,薛洋借口要睡觉,大摇大摆的走进晓星尘的卧室,关上门,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接着听外面两人在说什么。

        这次就没什么有意思的了,两人只是谈谈分别几年的经历。无非是宋岚在国外怎么怎么辛苦,晓星尘在国内带了几届学生。薛洋对这些不感兴趣,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没有宋岚,没有阿箐,小小的一居室只有他和晓星尘。窗外是落日的余晖,晓星尘坐在沙发上看书,他坐在晓星尘身边,看着晓星尘被晚霞映红的脸。

        感受到薛洋的注视,晓星尘转过头,冲他笑了一下。薛洋看着他灿若星辰的眼瞳,里面有小小的自己。

        鬼使神差的,薛洋凑过去,想亲晓星尘的眼睛。

        薛洋醒了。

        浅色的木地板已经被晚霞照成橘红色。他这一觉,居然睡了一下午。

        外面很安静,没有聊天的声音。

        他从床上蹦起来,开门出屋。

        宋岚已经走了,晓星尘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书,正低头看。晚霞映着晓星尘安静的侧脸,跟梦里一样。

        “老师。”

        晓星尘问声转过头,看着薛洋走过来坐在自己身边,冲他笑了笑。

        “睡醒了?”

        薛洋看着晓星尘含笑的眼睛,里面映着小小的自己。

        他探身向前,完成了梦里没有完成的事。

        唇下的睫毛一颤一颤,他的心也跟着颤了颤。

        然后他紧紧的把晓星尘抱在怀里,勒的晓星尘要喘不过气。

        晓星尘,我们牵了红线的,你这辈子也别想跑。

        他在心里这么念。

        “怎么了?做噩梦了?”晓星尘抬手拍拍薛洋的后背,像在安慰撒娇的孩子。

        薛洋没有说话,安静的任晓星尘温柔的拍自己的后背。抱了一会,薛洋起来了,站在沙发边低头看晓星尘。

        “我饿了。”

        晓星尘把书签夹进书里,收起书,问:“想吃什么?”

        “今天想吃糖三角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22)
©白九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