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九卿

在下白九卿,文手兼大头画手,最近还准备混娃圈(穷所以选择自己做x),主混凹凸全职魔道and原创。
QQ986688620 微博@吃汤圆的白九卿

【薛晓】你的眼睛(1)

是以前的文,改了个名字而已,原名叫薛洋的高中生活。看过的大人们就不用看啦,1-5还是之前的没有变动,就是我强迫症要改名字而已x
==============分割线============

上午九点多,居民小区门前的柏油路上稀稀拉拉的走着几个人,不时还有一辆自行车或快或慢的骑过。

薛洋背着瘪瘪的书包,手插在裤兜里,懒懒的走在路边,脚下踢着一颗小石子。

前面的岔路口左转,在往前走上几百米,就是薛洋就读的高中。他现在就在朝那里磨蹭。

真是不想去学校。一想起班主任那副对谁都要关心一下的滥好人样儿,薛洋撇撇嘴。好像真的谁都要他关心似的。

他继续踢着石子,慢悠悠的走过拐角,目光顺着蹦蹦跳跳的石子往前看。

那颗石子磕到一只脏兮兮的鞋,跳了开去。薛洋顺着鞋往上看,看到一个脏兮兮的小姑娘,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小姑娘低着头,一手拿着一根长长的破竹竿,敲敲点点的往前走,另一只手端着一只生了锈的搪瓷缸。小姑娘一步一步往前走,搪瓷缸里发出轻微的哗啦声。

薛洋挑挑眉,往旁边错了一步。他一边慢悠悠的往前走,一边抬头看着小广场后教学楼上的某个窗户。那是高二年级教师办公室的窗户。大概他那个滥好人班主任正从窗户那看他呢。

每次他迟到,班主任都会从那儿看着这条小路。看到他的影子,就会下楼抓他进教室。

突然,右臂被人撞了一下,薛洋皱了皱眉,啧了一声,扭头去看是谁撞了自己。还没等扭过头,他就听到身边响起一个声音:“对不起,对不起!我看不到,对不起!”

撞了他一下的,正是刚刚那个脏兮兮的小姑娘。现在她正拿着竹竿站在旁边,不住的低头道歉。

薛洋拍了拍袖子,从裤兜里摸出一个硬币,抛了两下,朝小姑娘笑笑,露出一对小虎牙。

“既然是个小瞎子,那就不用道歉了。这个硬币给你。”

说完,他把硬币重重地砸进小姑娘的搪瓷缸,把里面屈指可数的几个硬币砸起来,一把抓住,展开手心数着。

小姑娘看着自己搪瓷缸里静静的躺着的那唯一一枚硬币,暗自咬了咬牙,装作欣喜的开口道:“谢谢!谢谢!”

姑娘我只是天生白瞳!你真当我看不见吗!出门身上连钱包都不带,穷鬼!

“薛洋,你在干什么?”

薛洋正为自己平白得了几块钱笑得露着虎牙,就听到他最不想听到的声音之一。他又啧了一声,转过身时却对来人笑着,露着那对小虎牙。

“如老师你所见,施舍瞎乞丐啊。”

“你怎么能这么说,”来人飞快地走过来,抓着薛洋的一只胳膊,“快把钱还给人家姑娘,再向人道歉。”

“我不。”

“你还不还?道不道歉?”

“我偏不。”薛洋把钱揣进兜里,“这小瞎子守不住自己的钱,只能算她没本事。”

“你这人好不讲理!明明是你拿了我的钱!”一直没作声的小姑娘突然大喊起来,手里的竹竿哒哒的敲着地面。

薛洋扭头瞪了她一眼,小姑娘不着痕迹的缩了缩,脸上却仍是忿忿的表情,眼神空洞的看着二人。

“好了薛洋,不要闹了。”来人一把把薛洋拉过来,走到小姑娘身边,从口袋里掏出五十元钱,塞进小姑娘拿着竹竿的手里:“对不起,是我教导学生不到位。这五十元钱,你拿去买些吃的吧。”

小姑娘捏捏手里的钱,甜甜一笑,道:“谢谢!您真是个大好人!”

来人拍了拍小姑娘的肩膀,微微一笑,之后转过身,沉下脸对薛洋道:“薛洋,跟我去办公室。”

薛洋撇了一下嘴,朝学校前方走去。不就是欺负个小瞎乞丐吗,多大点事。怎么不见他去管别人。

薛洋的班主任叫晓星尘。年龄不大,来学校也就两三年,但是因为教学水平高超,很快就获得了全校上下的一致好评。

晓星尘在校门口找门卫大爷开门,一回头,看见薛洋头也不回地朝另一个方向去,叹了口气,走过去拉着薛洋的胳膊,把他拖回了学校。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4)
©白九卿 | Powered by LOFTER